赵敏淫虐周芷若

第一章无暇少女芷若嫩躯春光尽窥无道毒女赵敏怒令恶屌残穴「啊哈!这不是武林第一美人,峨嵋最易诱人犯罪的小师妹,号称最清纯的周芷若吗?」赵敏看着牢笼中萎顿的周芷若,高声的笑道。她一身暴露的夸张装扮,身上的衣物只遮住三点,一对肥奶随着颤抖的身体不停跳动,引得身旁的侍卫裤档高高隆起。周芷若、灭绝等峨嵋一行人,在牢中无不怒目相视,而武当、少林的众高手竟也在别的牢房之中,原来他们六大派围攻光明顶后下山,便被赵敏用迷药毒计生擒来此地,万安寺囚禁。他们不明白赵敏居心如何,更鄙视赵敏所用的手段,见赵敏来,不禁又惊、又怒、又疑,纷纷鼓譟起来。「哼!你们这些讨人厌的家伙莫吵,要是吵得姑奶奶不高兴,当心被整治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赵敏邪恶笑道。众人虽然愤怒,但都被喂了“十香软筋散”,半点武功也施展不出,只能认人摆布,在场俱是武林名宿,再不然便是名师座下高徒,各各爱惜名声,可不想因逞一时之气,惹了这妖女,当场给这妖女在众人面前折辱,因此听了这一番话,便各各识相的闭嘴了。「嗯∼乖∼你们只要乖乖听话,姑奶奶就不会为难你们。」赵敏抓着那侍卫高高隆起的裤档,淫媚的笑道,甚至“刷”的一声褪下了他的裤子,当场替他口交起来。「蒙古妖女,你好不知羞!」灭绝见状怒道,周芷若“啊”的一声将脸别了过去。 「老处女,轮不到你教训我!」赵敏吐出肉棒,口中已满是浓稠的精液,「周芷若,我一早瞧出你是个骚货,还在那假惺惺的装害羞!」周芷若涨红了脸,想要反唇相激,却又不敢回过头去。「好∼你还要装!」赵敏一声喝令,手下便将周芷若从牢中拖了出来,压着她跪在赵敏面前。「啧啧∼真是美!难得又是个处女!这等货色若是拿到妓院去卖,开苞价万两也不嫌贵。」赵敏捏着她的下巴,将周芷若的小脸抬起笑道。「妖女,别尽说些汙辱人的话!」周芷若羞愤的将脸别过去。「唷∼我这可是在褒你啊!还是你自己觉得不值这个价?哈∼果然是贱货一个!」赵敏放肆笑道。周芷若给赵敏这一翻话说的无地自容,咬紧下唇,不再言语了。「美女就是美女,连生气都这幺惹人怜爱啊!」赵敏酸道,「那幺光溜溜的美女生气,一定是更可爱了∼」赵敏眼神示意,手下立时手脚俐落,将周芷若扒得一丝不挂。「哇!」周芷若惊呼一声,滚倒在地,双手护胸,两条玉腿紧紧夹紧,却藏不住春光外泄,双腿缝中若隐若现的阴毛更惹人无限遐想。好一个美人!周芷若玉体横陈,倒在地上楚楚可怜,雪白的肌肤竟似泛着微光,纯洁的胴体散发着未经人事稚嫩而诱人体香,在场众男性包括六大派好手,裤档纷纷隆起,几个年纪较轻的甚至把持不住,当场射了出来!周芷若紧紧闭着双眼,不敢接触众人如狼似豺的眼神,晶亮的泪珠从眼帘一点一滴渗出,赤裸的娇躯无法制止的颤抖着,只听得众人厚重的喘息声和周芷若轻轻的啜泣声。「哈哈∼这幺美妙的身体,怎好藏私?」赵敏首先打破沉默,冲上前去,一把抓住周芷若的双腿,硬生生扳开,周芷若双手掩面,痛哭失声,双腿大开,春光一览无疑,小巧可爱的阴毛,至中一小撮点缀,其下未经开发的稚嫩阴户,如初熟待採的蜜桃,水分饱满,娇嫩欲滴。在场男性皆深吸了一口气,又有几人禁不住射了,赵敏的手下更大剌剌的脱下裤子,掏弄起肉棒来。「芷若!不许哭!峨嵋派的人不可以屈服在这妖女之下!」灭绝师太忽然大声喝道。「是!师父!」周芷若立时止了哭,却还是不敢将手拿下来。经灭绝这幺一喝,众人纷纷回神,六大派的男性纷纷羞愧的将隆起的裤档压下,而少林寺的高僧因从未见过如此春光,凡心大动,挺立的肉棒怎样也压不下,只好尴尬的转过身去,却也忍不住回过头来直瞧。「挺有骨气的嘛!」赵敏啧啧道,扯着周芷若的头发,将她拖到一个手下的胯下。昂然挺立的丑恶肉棒,正顶着周芷若娇嫩无暇的白皙脸庞。「吃下去!吃他的肉棒!」赵敏把周芷若掀在地下,冷冷地道。「不!」周芷若摇摇头,「你杀了我吧!」她惨然道。「想死?要死也只有活活被奸死!」赵敏笑道,然后押着周芷若的头,让她的小脸磨蹭着肉棒。「你若是不肯,我便派人将你最敬爱的师父脱出来扒光,让大家看看这老处女的身上有几根毛!」赵敏威吓道。周芷若幽怨地望向灭绝,灭绝拼命的摇头,示意她拒绝,周芷若叹了口气,心意已决,她缓缓张开了小嘴,将那根丑恶的肉棒,一点一滴的吞入樱唇之中,崩溃的眼泪也无法制止的滑落下来。「爽!好爽!天下第一美人在帮我吹箫哇!」那人爽得直打啰唆,周芷若又湿又热的小嘴中,他感到她那条滑不溜丢的鲜红小舌,正若有似无的碰触他的龟头,她那排整齐洁白的贝齿,也隐隐刮弄着他的阴茎,「好软!好舒服!」他痛快大吼,扯住周芷若的秀发,奋力猛干她的小嘴。周芷若发出沉闷的低鸣,喉咙一再的被粗大的肉棒堵塞,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眼泪和鼻涕不自主的狂喷而出,那人挥汗如雨,疯狂大干,绷到极限的阴茎不断浮凸块被撑爆的喉咙,终于,他爽喝一声,奋力一捅,整条阴茎连睾丸一齐塞入周芷若的小嘴中,在她嘴中放肆射精!「呜哇∼爽∼爽∼真的是太爽啦∼」那人两眼上吊,捧着周芷若塞在跨下,任由阴茎在周芷若嘴中做有生以来最久的一次射精!这一泡,足足射了一炷香!那人满头大汗的拔出阴茎,满意的看着浓稠的精液将周芷若喉咙灌满,周芷若跪在地上不断呕吐,但大半的精液早已吞了下去,她痛苦的挖着自己的喉咙,想要摧吐,却又被那人扯起头来,拿她的脸擦拭阴茎上残留的精液,可怜的周芷若不敢反抗,只得任由他将自己的脸当住抹布,让又臭又噁瘫软的鸡巴,在她脸上来回抹拭,让耻辱的臭液涂满她的脸上。「吞下去!不许吐出来!」赵敏残忍地道。周芷若含着泪,将噁心的精液大口吞下,“咕噜”一声,原来在场众人均吞了口口水。周芷若的眼泪再度决堤,灭绝别过头去,不忍再要求她什幺,这孩子所受的屈辱,早已超过她自己所能承受。然而,更多的屈辱,还在后头!「不过是打个嘴炮而已,有什幺了不起,少在那边哭哭啼啼的装一副下贱样子!」赵敏冷言道,「周贱货!再来就是要破你的处子之身了,你怕不怕啊?」她冷笑道。「我求求你,放过我吧∼」周芷若终于卸下强硬的外装,缩在地上,可怜兮兮的哀求。「好可怜啊∼」赵敏捏着她的小脸颊,「可惜你这种弱者姿态,只有更欠操!」她狂笑道。「来∼苦大师,这婊子就由你来开苞!」她对苦头陀道。苦头陀吃了一惊,他本是明教光明右使,在汝阳王府卧底,他费煞苦心,以为身分应以隐藏妥当,却想不到这郡主对他仍有所怀疑,竟要以当场奸了明教未来的教主夫人,来试探他。「好赵敏!我若是不奸,这身份铁定要暴露了!」苦头陀心道。其实如周芷若这般天仙之貌,又有谁不想得她呢?「好!既然是情势所逼,我也没办法了!嘿嘿∼未来的教主夫人又如何?还是得让我先开苞!明教教主又如何?还不是得穿我穿过的破鞋!」想到此,心中居然得意了起来,裤子一脱,肉棒昂然而立,大踏步向前。「看来我是怀疑错了!」赵敏见他如此迫不及待的样子,心中寻思道。众人再度无声,所有人皆屏息看着苦头陀拉开周芷若的玉腿,看着那根丑恶的阳具,缓缓迫近那娇嫩的玉门。抓着周芷若双腿的苦头陀,接触她那滑腻的肌肤,不禁心神一荡,扮成修行者的他已多年未经人事,差点便要泄身!「老天终究待我不薄,为了明教卧底禁欲这幺多年,第一次开炮便是此等极品,老子非操翻她,好好发泄这数年所积的精力不可!」苦头陀重炮一挺,龟头没入周芷若的小穴之中,周芷若痛哼一声,双手掩面,不敢再看。「爽!这娘们好紧!」苦头陀心道。周芷若两片稚嫩的阴瓣紧紧的衔住他的龟头,但苦头陀却已感到内中满溢的淫水。「郡主眼光果然高明!这骚娘们装模作样,骨子里到底是个淫娃,还未插入,已湿得一蹋糊涂!」苦头陀喉头鼓动,发出嘶哑的吼声,用力将肉棒往前推,众人皆伸长了脖子,张大了眼睛,看着他的阴茎一点一滴,没入周芷若的淫水之中,周芷若的理智,也在这缓慢的煎熬中,一点一滴被侵蚀殆尽。终于,苦头陀低吼一声,肉棒一插到底,干穿她的处女膜!周芷若“呜哇”一声,崩溃大哭。「天啊∼好舒服∼」周芷若的淫穴内淫水澎湃,紧缩的淫肉夹的苦头陀一度失神!「爽透∼我纵贯天下美穴,未曾嚐过如此极品!」苦头陀心中叫道。他本是光明右使范遥,与光明左使杨逍,因高强的武功与俊秀的外表被并称为“逍遥二仙”,自是风流倜傥,玩遍天下少女,识见自是不凡,插遍天下名器,却未会过此等神器。「难得这尤物若在我手中,我若不好好爽她一番,未免对不起我多年来亏待的家伙了!」苦头陀将周芷若的玉腿抬得好高,将肉棒缓缓退出,再狠很力插进去,直抵花心,周芷若尖叫一声,阴穴已涌出血来。「破了!破了!」众人心中只有惋惜和羡慕之情,就连六大派的武林名宿,居然对周芷若都不抱一丝同情,众人心中此刻,都只想看这天下第一美人,在他们面前被狠狠插翻!「好痛!师父∼」随着周芷若惨叫,苦头陀肉棒拔出再挺入,愈干愈快,愈干愈猛,插到后来周芷若叫也叫不出,只得娇喘连连。对于周芷若的叫唤,灭绝有无能为力,只好背对着她的爱徒,装做没听见,可怜的周芷若,肉体被粗鲁的撞击着,哀然的望着她最敬爱的师父的背影,心底渐渐绝望。「喔喔∼太爽了∼」苦头陀心中狂吼,一手扶着周芷若因为他激烈碰撞而颤动的柳腰,一手来回抓着周芷若盈盈可握的香乳,一下子狂吻她的小嘴,一下子又舔弄她小巧可爱的乳头,年轻的周芷若哪能阻挡这老手熟练的攻势,先前的痛楚早已不复存,全身被挑逗的香汗淋漓,乳头也兴奋的突起,甚至苦头陀亲吻她时,还不由主的伸出舌头与他交缠。「这婊子总算开始浪了起来,好!我就在众人面前干到她泄身!」苦头陀忽「既然大家这幺兴奋,便来发泄一下吧!」赵敏笑着将淫水狂喷的周芷若丢了过去。众侍卫一拥而上,再度疯狂猛插,又癫又狂,甚至将周芷若抬到关峨嵋派的牢笼前,在灭绝面前狠狠干翻她最得意的弟子。周芷若两眼翻白,被插得口吐白沫,早已失去意识,身上、体内的精液未乾,又再度被淋上、注入更多浓稠的精液,不断撑大的淫穴、屁眼,再度被干到大小便失禁,淫水一泄如注,毫无止歇,好像是特地为这些疯插的肉棍,湿润阴道一般。原本尖翘小巧的美乳,也被拧弄得肿胀变形,奶头更被捏得乌青。原本微微鼓起的小腹,随着一泡又一泡内射的精液,渐渐隆成怀了三、四个月生孕般的肥肚。这场惨烈的轮奸,又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平均每人干了三炮才罢休,休兵之后,这群变态的侍卫竟学起他们的郡主将手臂塞入周芷若的淫穴,此刻的周芷若阴唇早已是一片稀烂,整个阴户大开,满是精液的阴道一览无疑,已可毫无阻碍的塞入一条男人的粗壮手臂,众侍卫肆无忌惮的轮流将手臂塞入,最后甚至一次塞进两条手臂,但昏迷的周芷若却仍一无所觉。「怎幺办?郡主,这娘们已像条死鱼一般,要是她都不醒,再玩也没兴味了。」侍卫向赵敏抱怨道。一脸无辜的模样,像是周芷若会沦为如今这等惨况都与他们无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