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中的那点情事之许传青媳妇

这是文革中经常发生的事情。  传青家长得不但高大健壮,而且很美丽。她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破鞋,在娘家时和她睡觉的野孩子就不少,曾被几个小放牛的操出屎来。这个浪货身板挺结实,特别是扒光的屁股性感十足。  人这种动物,除了吃喝拉撒睡,总会想些其他的事,男女之间就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但大多数人认为,这样做是不符合毛泽东思想的。于是,大队里就把那些被称之为“破鞋”的女人们集中起来,办了一个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对她们进行教育。传青家当然名列其中。  黑铁蛋当上了学习班头头,他手下有十二个男辅导员。 这个黑铁蛋,“造反”以来,他因对黑帮心狠手辣而大出风头。头一次使他声名大噪的是斗争公社书记王书申,他不但给王书记带上两米多的高帽子,还把把王书记王书申的闺女王玲弄上台去陪斗,叫王玲用鞋子自己打得已的脸蛋,臊得她无地自容。这使他一跃当上了造反派的头头。这样一个色情狂,来当这个破鞋学习班的头头,当然是投其所好的美差。  学习班设在河南边的大路崖,是一个背静而山清水秀的河湾。这里是山林队,除了苹果林和桃林外,还有养猪场、养鸡场、菜地。现在把山林队里的旧房子,改成了劳改女犯们的住处。山林队后盖的房子,成了黑铁蛋办公和审讯破鞋的用房。  黑铁蛋当上了学习班头头,他高兴的不得了,心想:对付几个娘们还不容易,那年代是宁左勿右,对革命手段没有任何限制。这回可要好好的露一手了!他发明了很多刑罚,对她们进行“辅导”。  “辅导”一般都在就寝后,破鞋们突然被叫起来,一进门先跪着,用胶鞋鞋底先打一顿嘴巴,再趴下身子把裤衩掳到腿弯弯处,打一顿屁股板子。这才拖起来光屁股跪着让交代问题。交代过程中用来逼供的刑法五花八门,最常用的仍是打嘴巴和打屁股。打嘴巴一律是用胶鞋鞋底,打屁股有各种刑具。逼供时用得最多的是二指宽的小板子,是两条一米来长的竹片,用细麻绳一道道缠紧,弹性很足,打在屁股上火辣辣的疼,但伤的地方小,适于反复施刑。  还有用胶皮管抽打的,虽然没有小板子疼,可是能把满屁股打成紫黑色仍不破皮,也很厉害。用胶皮鞋底打也和胶皮管抽差不多,打的声音最响,最吓人,不过开始打时挺疼的,打多了就发木了。可要是一个劲打,打的伤能形成不少硬块,老不消,最不容易好。皮带抽特别厉害,要是抽上百十下,指定要破皮出血,大热天打破了皮特别遭罪,血水黏着裤衩比刀子割还疼。据说要是使麻绳拧的鞭子沾水抽是最最厉害的打法。另外常用的逼供刑罚是捆和吊。  这是慢性折磨的法子,用刑者不挨累,还不伤女犯的皮肉。上捆绳有很多阴毒的说。“背剑”是叫女犯跪着,把一条胳膊反背到身后,另一条胳膊从肩上反折到肩胛处,用绳套把双腕套在一起,绳套里插一根小木棍,用木棍拧绞绳套,使双腕紧紧靠拢,再把木棍别在女犯背上,时间一长,胳膊就酸痛难忍。如果绳套拧得极紧,胳膊就像要断似的咯咯直响,痛苦非凡。  黑铁蛋第一个“辅导”的是传青家,辅导的第一个内容是打屁股。  传青家很自觉,捱打的时候,自已先褪下裤子,只剩条裤衩兜着最见不得人的部位,再躺到凳上。趴好了,辅导员们在她的腰间和腿弯用皮带勒紧,两只手要伸到前面的两条凳腿之间的凳桄上,用板铐铐起来。这样捱打的时候就无法躲闪。虽然还穿着裤衩,两瓣屁股大半都露着,板子一落到赤裸的皮肉上,她的屁股就颠耸起来。  传青家受刑的时候,装模作样地叫唤着:“我全老实交代了呀!啥都说啦!”渐渐的,就被打的声嘶力竭,哭得死去活来。  “知道你该交代什幺吗?”黑铁蛋拍着桌子。  传青家看着黑铁蛋,心里一阵厌恶:“当然知道,不过和谁睡觉不告诉你… …”  “不过你妈呐!”黑铁蛋打断了她,“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来啊,把这破鞋给我扒光了。”  “轰”的一下,三个辅导员冲了上去。 传青家尖声叫骂,挣扎着,被剥得一丝不挂。  传青家羞辱地蹲在地上,紧紧遮挡着胸部和下阴,臀部紧抵着墙角,躲避辅导员们贪婪的目光,知道叫骂没有任何用途,低头不语。  “怎幺,怕看呐?”  见传青家半天不语,黑铁蛋来气了:“好,你嘴硬不是吗来,把她给我晾起来”辅导员们熟练地把传青家手腕和脚踝骨分别绑在一起,把她挂了在墙上。这样,传青家的大腿U 字型地叉开,下身向外送出来,腿间的一切暴露无遗,身体的重量完全靠脊骨支撑着墙面,痛得她直咬牙。可是女人的全部隐秘毫无遮掩地裸露在几个色迷迷的辅导员面前,羞辱的感觉使得她几乎昏过去。  但这才是开始,虽然传青家已经二十八岁了,但由于她是身体保养得很好,皮肤白皙,乳房虽略下坠,但还算丰满。一个年轻的辅导员还是第一次看见裸的女人,兴奋地凑过脸来想仔细地看传青家。  “这娘们的奶子还行,挺鼓的,奶头黑了点。”“我操,屄毛可真够多的。”“哎,你看她的屁眼还往外翻呐。”  听着辅导员们大声地议论着自己的器官,传青家知道自己的肛门也暴露出来了,加上这个土头土脑的农村小伙子居然还嫌自己恶臭,羞辱得传青家下意识地想夹紧下体,不料却说来一通哄笑。  “嘿,看她的黑屁眼还在往里缩呐。”“我看是想挨操了吧。”“哈哈哈… …”传青家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可黑铁蛋的声音另她的皮肤一阵发紧。  “行了,先给她洗洗,洗干净了再玩她。”于是,开足的水龙头朝传青家的身体一通乱浇,当然是猛冲阴部和乳房。  黑铁蛋把水管插进传青家的嘴里灌了一阵水,恶毒地说:“等会儿让这娘们当众撒尿来给你们几个没见过女人的小子过过瘾吧!。 ”  几个小辅导员当然对女人的身体感兴趣,他们围住传青家“晾”在半空彻底展开的赤条条的身体,开始拨弄阴户,揉捏乳房。乳房被大力地揉捏,乳头被捻转,拉扯,阴毛被拨开,揪住大阴唇死命向两边扯,以观察阴户的内部。  传青家被这样搓弄了近半个小时,直到黑铁蛋发话:。“甭急,只要她一天不交代,你们就能玩一天怎样啊,传青家,快要撒尿了吧是坦白呢?,还是当着大家撒尿?”  由于刚才被灌了许多水,传青家此时的确尿意很急,虽说已经一丝不挂地被众男人这样辱弄了半天,可要她当着他们的面撒尿却是死也不能。传青家紧闭着嘴,不吭一声。  狡猾的黑铁蛋心中有数,他不慌不慢地指挥着。于是两只夹子夹住了传青家的大阴唇,然后栓上细绳在她的身后系紧。这样传青家的大阴唇被最大极限地扯开,阴户呈一个大大的直径型。  黑铁蛋拿起一只毛刷,在传青家小阴唇中央上下刷动,捆成一束的几根细竹丝不急不慢地捅扎,拨动着传青家特别突出的阴蒂,另一只宽毛刷则在肛门和屁股沟,大腿内侧刷动,两只乳头也被指头捏起徐徐地捻转。  “看着,一会儿这破鞋就会发情给你们看的。”黑铁蛋得意地说。  由于这样的姿势赤条条地面对几个男人,加上膀胱内的压迫,传青家无论怎样努力忍耐也无济于事,她的脸憋得通红,可是小阴唇内侧不由开始渗出亮晶晶的淫水。  “看呐,她的穴流汤了,这就是想挨操的表现了,看看一个破鞋是怎当众发情的。别停,继续刺激她。”黑铁蛋继续指挥。  传青家的阴户上的淫水愈来愈多,竟然顺着阴户流到了肛门上,阴户也不由自主地开始蠕动,抽搐,她紧咬牙关,拼命想忍住,但无济于事,阴部,乳房都胀大起来。  “看老子的。”黑铁蛋用指尖勾住传青家的阴唇向下拉,使她的阴道口完全暴露,接过那束细竹丝不停地轻啄传青家的阴蒂。渐渐地,传青家的阴户开始向外鼓胀,阴道口慢慢地张开,然后有节奏地一开一合。她的阴户上布满了亮晶晶的液体。  “看见没有,这就是女人撒尿的地方,等会儿她还要撒给你们看呢!”黑铁蛋手中的竹丝急剧地啄着传青家的阴蒂和尿道口周围。传青家的阴道口逐渐充血,发红,更加张开,阴道也慢慢的张开,竟一点一点的扩张成一条管,连阴道深处的子宫颈都隐约能看见了。  一个年轻的辅导员们饶有兴趣地看着传青家自动打开的阴道内一环一环的沟圈。“这女人现在已经骚得要得了!本来她的穴是重门叠户型,蛮不错的,可惜穴眼太大了。看着!”  黑铁蛋突然食,中指夹住传青家的阴蒂,用力搓揉起来。传青家在这强烈的刺激之下阴户开始痉挛,阴道中涌出大股的淫液,整个身体也哆嗦起来。  “哈,见过没有?这就是女人骚透了的发情样子。”黑铁蛋得意了。  由于当着众多男人达到了高潮,传青家羞愧得不得了,但是身体却不听指挥,抖了好久才停下来,但尿意却更加强烈了,她知道自己的阴户完全咧开着,若是撒尿会清楚地被这些大小辅导员看见,所以拼命想憋住。  看着传青家不住抽搐的阴户,黑铁蛋知道她快忍不住了,说道:“大伙儿,可见过女人撒尿啊?”  “见过,见过我家邻居小女娃儿… …”叫篓子的辅导员话还没说完,就挨了黑铁蛋一脖拐。“哈哈,你这憨儿,我说是女人… …哈哈!”黑铁蛋叫大家一起来看传青家撒尿。  传青家在众多男人的围观之下,终于忍不住了,她泪流满面地当着众男人尿了出来。  接着,几个辅导员把传青家绑在一张大木案上,身上仍赤条条一丝不挂。  “怎样啊,表演得够不够?说了吧。”黑铁蛋手执长木棍,捅着传青家的阴部。传青家不再试图遮挡乳房和阴部,她一声不吭,一动不动。  “娘的,还想被玩啊?”黑铁蛋示意辅导员拉开传青家的双腿。传青家的两腿就那样叉开,暴露出阴部,没有丝毫遮挡的意思,连尿尿那样的事都当着众人做了,在他们面前传青家已经没有了羞耻的恐惧。  “妈的!”篓子一皮带重重地抽在传青家的阴户上,传青家痛得夹住双腿,两手捂在阴毛上。“娘的,给老子扯开她的腿,老子要抽烂她的穴!”篓子咆哮着。  没等辅导员上去,传青家她自己把双腿屈起分开,露出阴部。篓子又抽了一皮带,传青家痛得立刻并拢了腿,可随即又自动地叉开来。那张浑圆登紧、又白又光的屁股,起伏颠扭。穿着白力士鞋的两只小脚上下乱舞。蓬松的头发在枷孔边沿不停的抖晃着。卡在凳头上的枷板断续地撞出咣咣的响声。她用娇柔的嗓音发出的一声声惨叫……传青家的阴户被抽打得肿胀发亮,乳头也被刺了几十针,除了痛得受不了时嚎叫几声或打几个滚外,她一句话也不说。  黑铁蛋和篓子交换了一下眼神,无奈地令辅导员把传青家押回了牢房。第二天,传青家又被带到审讯室。  “看见没有,”黑铁蛋指着屋里七,八个小伙子说:“如果再不说,我就让他们轮着操你,操死你。”  传青家忽然开始自己脱衣服,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默默地站立在黑铁蛋的桌前。黑铁蛋简直没有任何主意了,他看着传青家的裸体发愣。传青家的屁股很大,但又扁平,肚子上已经有了赘肉,下面密匝匝的长满了黑漆漆的阴毛。奶头周围的乳晕颜色也很深。  看着使自己原本以为很容易立功的希望成为泡影的这具赤条条的身体,黑铁蛋咆哮起来:“操你妈,给老子爬到台子上趴着,老子要把你的屁股打成四瓣!传青家知道挣扎反抗都是没有用的,默默的爬上了那个大木头案子。  在传青家上去的过程中,恰好一个姿势是她的屁股高高的撅起,而她的双腿又是分开的,映入黑铁蛋眼帘的是传青家那毛匝匝的阴户,外翻的小阴唇暗褐色,肛门周围的黑晕也那一大圈!黑铁蛋一阵眩晕,抄起竹板死命地朝传青家那肥白的屁股就轮去,传青家屁股上的肉被打得一通乱颤,不多会儿,屁股就血肉模糊了。  辅导员们浪叽叽地哼着”东方红,太阳升“的小调,都上要来给女犯过堂。传青家先被胶皮鞋底劈劈拍拍打了一顿嘴巴,她一声不出,闭着眼挺受着。篓子说:”你不用装这死相,要不老实交代还跟谁睡过觉,有你受的,哼!“她听了这话就伤心地抽泣起来,但还是不吱声,自已朝地下一趴,把裤衩一褪,两臂向前一伸,贴地放好,还把光裸的屁股朝上撅了几下,做出一副乖乖捱屁股板子的样子。她褪出来的屁股和大腿上都是青一道紫一道的新伤,有的地方还有紫红色的瘀血斑,在灯光下可以清楚的看出细致的皮肤下肌肉的颤动。  黑铁蛋冷笑说:”我知道你的骚屁股是不怕打的,今天我偏不打你的屁股,让你两只奶子尝尝厉害!“便叫人把他拖起来跪着,提上裤衩,把她双臂向两边抻直了捆到一根大木杆上,木杆的两头用绳挂在房梁下,这和绑在十字形的”天平架“上不同之处,就是受刑女犯的身子还可以前后摆动。接着,用两段白塑料电线,紧贴着她的乳根各围了一个圆圈,在两腋附近把多余的线头拧成麻花状。再用细麻绳把两个线圈拴连起来,又线到背后,使线圈紧紧贴胸勒住。这样,他的两个浑圆的乳房就像戴上了一副奇特的乳罩。黑铁蛋一声:”上刑!“两个掌刑的就把两个电线圈已经拧成麻花状的线头继续拧转,使圈渐渐收小。  不久,她的两个乳访就被勒得充血变红,脸上显出痛苦的神色。黑铁蛋又拿一把老虎钳来拧电线,紧一下,用手指按按她的乳房测试表面绷紧的程度。线圈越来越深地勒进她的乳根,把她的双乳勒束成两个桃红色的球体。球而上颤动着两颗紧葡萄般的乳头。她终于熬不过这种非人的折磨,嗷嗷惨叫起来,扭动着赤裸的上身,使吊着的木杆晃摆不停。  黑铁蛋住了手,得意地注视着她对这种刑罚的反应。她时而低头晃颈,时而昂脖惨叫,后来又转圈拧着脖颈凄楚地叫喊着:”妈呀——!“”妈呀——!“捆在杆上的两只小手的十个手指在空中乱挠,脚尖在地上乱划,使两只网球鞋的胶皮鞋底在潮湿的洋灰地面上蹭出吱咕吱咕的响声。不到十分钟,她的额头上便渗出豆大的汗珠,朝下泻注,精致的鼻翼开始剧烈地张翕,脸色变白。  这时,黑铁蛋才把电线圈略为松了一松,向她脸上泼了两瓢从山溪中新打来的凉水。让她缓了缓气,问她说不说。她抻着脖子哀叫着:”真的再没有了呀——!真没有了呀——!“赤裸胸前也布潢了汗珠。叫了两声就张着小嘴直喘,喘了一阵又颤悠悠地喊:”屈—死—我—啦!饶了我吧——!“黑铁蛋对她耍滑头并不意外,这是他求之不得的,乐得多折磨她一会。  黑铁蛋抓起一把在桌上准备好的大头针,狞笑着亲手一根根刺进她被电线圈勒得鼓鼓的乳房。围着两个乳晕,扎成两个圈。黑铁蛋每扎一针,她都痛得喊一声”妈呀——!“身子弹跳着,辅导员们却毫不怜悯地哄笑叫好。她的每一个乳房上都扎进了六根大头针,她的嗓音都喊得嘶哑了,可还是不说。黑铁蛋就把已经扎进她乳房里的大头针逐一再向深处捅,还饶有兴致地边捅边绞动。一边动手一边B问:”小屄娘养的,说不说?“传青家在这种极度痛苦的折磨下终于头往下一耷拉,知去了知觉!  传青家被泼醒过来,黑铁蛋又命令要她”钻裆“。  ”钻裆“是叫女犯抵头弯腰站着,用绳子勒着后颈捆到大腿上。几个辅导员把传青家的双臂反背着伸直了捆在一起,手腕处的绳头穿过后颈的绳套尽量收紧,使双臂被迫高高擎起。这样,传青家如果腿一打弯,胳膊就被绳子拉得钻心的疼,比单纯的”坐喷气式“要难熬得多。  接着,辅导员们又把传青家两个手腕分别拴上绳套,斜伸着双臂被吊成丫字形,这种吊法不但肩膀头子疼得厉害,胸肋也疼痛难忍。辅导员在传青家两个乳头上拴秤砣,叫”挂炸弹“。不大工夫,传青家就脑瓜嗡嗡响,眼前发黑,声嘶力竭的哭叫起来。  辅导员看她叫唤得太惨,把她放下来的。她赤裸的背上、大腿上,小腿肚上被钉头压出的一个个红点,还很扎眼。黑铁蛋让辅导员先用胶鞋底子打了她四十个嘴巴,又脱开裤衩打了二十下板子,拖起来,光屁股跪着继续交代问题。她在这一天中已经吃足了苦了,眼泪汪汪地哀求说:”我真都交代啦,你们就饶饶我吧!求求你们啦!“黑铁蛋叫辅导员把传青家捆上了天平架,跪在地当央,要表演用细铜丝穿她乳头的绝技。这种刑法果然厉害得很,铜丝一穿进她的奶头,她就拼命颠动着身子,杀猪一样嚎叫起来。再穿第二只乳头时,尿液就从她小腹下面喷射出来,哗哗撒了一地。她没命地喊:”我说!我说!我说啦————!“黑铁蛋问她说什幺,她说,她让许多男人干了,真不是人。  黑铁蛋让辅导员把铜丝接到手摇电话机的线上,自己来摇摇把。刚一摇,她就啊地一声大叫,身子蹦动起来。把天平架挣得咯吱咯吱响,再摇,她浑身抽搐,两只眼睛鼓出来,叫唤都叫不出声了。我住了手,问黑铁蛋还能不能继续用刑。他笑笑说:”你看我的!“就接过摇把去,慢慢摇,摇半圈就停一停。她痛苦万分地不停科着,大汗全身,晃着头高一声低一声惨号不绝。一直摇了四五分钟,她才头一歪错了过去。  篓子让辅导员把铜丝从她的奶头里拔出不,黑铁蛋说不用忙,叫人用凉水把她泼醒过来。在她眼睛微微睁开,发出轻轻呻吟之时,威吓他说:”快说,不说就再摇啦!“她果然吓得极叫道:”别摇,别摇!我说,我说呀!我和好多人睡觉啦!“黑铁蛋这才让人把铜丝从她奶头里拔出来,拔得她又差点痛昏过去。  ”去,去!你们拉她去轮奸,只要不给操死就行。“黑铁蛋气得头昏脑涨。”没见过,这叫他妈的什幺人呀!“他嘟囔着回宿舍去了。  等他回来时,传青家已经被辅导员们干得动不了了。这些久未尝到女人味的小伙子把传青家轮奸了一天一夜,辅导员们换着班的来干,有的还干了两次。  黑铁蛋的心里异常痛快,”其他人给我滚!把她冲洗干净了。带许贞兰!“许贞兰被带来了,这是一个梳着一条很粗的大辫的姑娘,一见到卧在一滩水中,一丝不挂的传青家那青紫淤血的屁股,就吓得浑身发抖,小脸刷白,扑通一声跪在地下。  看着许贞兰害怕的样子,黑铁蛋一拍桌子,几个辅导员冲上去就扒许贞兰的衣服,许贞兰乱踢乱蹬,几个耳光上去,趁她发懵时把她扒了个精光。  两个辅导员架着许贞兰的胳臂,许贞兰虽然吓得嘴唇发白,满脸是泪,浑身颤抖,嘴却哆哩哆嗦唠叨个不停:”你们不可以这样侮辱人家,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扒人家的衣服,真不要脸。简直是……呜,呜。“黑铁蛋看着这个赤条条的女人,皮肤非常白嫩,乳房还结实,乳头的颜色暗红,乳晕还不很大。底下稀稀拉拉没有几根阴毛,从她的体前就可以清楚地看见阴户中央的那条沟。就是那个屁股,也十分的巨大,大腿雪白,没扒光她之前还看不出来。  黑铁蛋越看越来气,”把她的腿扯开,让她的穴露出来!“”哎呀呀,不可以,你们哪里能看女孩子的那个地方!“许贞兰立刻大叫起来,尽管她拼命挣扎,还是被抬到台上,扯开了两条肥腿。  许贞兰的阴户上基本没有毛,颜色只比肤色略深,短短的,小阴唇缩在里面,整个阴户很光洁齐整。不多的几丝阴毛,前几天已经被拔得一干二净,阴户肿得像个馒头,乳头也肿得好似两颗大枣。  ”主任,“篓子叫起来,”这穴比那个好看,你来看。“黑铁蛋恨不能先给篓子几个耳光,许贞兰还在傻叫:”别,别看不要看我那里,你们太流氓了“”不看你的穴可以,你要告诉我,和多少人睡觉了?“黑铁蛋示意辅导员先拿一块破布盖上许贞兰的阴部。  ”我都交代了,没有其他人了。“”不说的话,你的屁股就会给打成那样!“篓子指着传青家淤血的屁股。”哼,“许贞兰把头一昂,”打屁股也不没有了。“”好,给你他妈的试试!“于是,他们用钢针扎许贞兰的奶头,又用竹签扎阴户。许贞兰痛得尖声嚎叫,可就是没口供。  ”看来光打没用,“篓子悄悄的对黑铁蛋说,”还是慢慢的来吧。“黑铁蛋不甘心,继续提审许贞兰。许贞兰真是又硬又发贱,她狠起来真硬,傻起来又好像个孩子。黑铁蛋让辅导员们随意先羞辱许贞兰,他和篓子出去商量对策去了。  ”喂,屁股翘高一点儿!对,腿分开点儿,好,就这样。“辅导员踢着许贞兰那巨大的屁股。  ”撅就撅,有什了不起!呜呜。“许贞兰自己来到墙角跪撅下来。  ”哎,你说这女人光着屁股,对着咱们露着穴撅这儿,是不是在勾引咱们呐?“一个辅导员摸弄着许贞兰的乳房,她的乳房十分绵软,乳头早已紧缩成小硬疙瘩了。  ”我看这破鞋是在勾引男人,你看,她的屁眼都露着呢!“另一个也过来凑趣。  ”瞎摸什幺?别胡说了,谁稀罕勾引你们?哎哟!“许贞兰傻呵呵的插嘴,屁股上重重的挨了一皮带。  ”不想勾引男人,你脱得光光的,屁眼儿一缩一缩的撅这儿干嘛?“”谁屁眼一缩一缩的了?“许贞兰暗用力夹紧了下身,却不敢并上腿,忍不住还要争辩:”谁脱光了勾引你们还不是你们把人家扒… …?“想起今天是自己主动脱光的衣服,她语塞了,仍在嘟囔:”人家要是不脱,也没你们劲大,还不是得被你们扒光?“看着许贞兰肥大的屁股和叉开的腿间光洁无毛,微微咧开的阴户和那菊蕾般蠕动着的肛门,辅导员们忍不住开始刺激她了,他们像作弄传青家那样拨弄许贞兰的乳房和阴户,扯开她的阴唇,在阴道口用毛笔不停地刷着,同时用指尖刮蹭她的阴蒂,还向她已略涨开的阴道里灌了些水。  恐惧挨打和当着许多男人被玩弄私处的双重刺激,使得许贞兰不一会儿,阴户上就淫水四溢了。  ”看,还是想挨操了吧,水都顺腿流下来了。“辅导员们起劲地搓弄着许贞兰。  ”不是,根本不是想… …那个甚。是你们使劲的弄人家,人家忍不住,没办法。才不是想和你们那个呢。“许贞兰懵懂的辩解。  ”少废话。自己把穴扒开!少不了人操你。“许贞兰真的怕他们又打她或往嘴里塞大便甚的,心想这样被几个农村来的又脏又丑的辅导员玩弄,虽说羞辱,但也不能反抗,反抗也拗不过几个大男人。于是老老实实地背过手,使劲扒开自己的屁股,屁股沟几乎被拉平,使得阴户和肛门更加突出。  ”喂,看看。“一根粗大的,满是硬刺的黄瓜,捅了一下许贞兰的脸,”拿这个捅进你的穴,你愿不愿意?“”说不愿意你们就不捅了吗?“许贞兰心想再说,被轮奸肯定还不是早晚的事,虽然吓得心里哆嗦,还是说:……”捅吧,我愿意“”哈哈,还挺听话。“辅导员重重地捏了一把乳房,但仍进一步逗弄她,”你说捅你哪儿?“”捅我的… …“许贞兰还从未说过那个字,她犹豫着。”哎哟,哎哟,痛死了。“奶头被重重的捏了好几下。  ”别掐了!捅… …捅我的穴,捅我的骚穴“,就因为说出这个字,许贞兰的阴户上又涌出许多淫水。辅导员得意了,粗大的黄瓜插入了许贞兰的阴道,并唧唧作响的抽插开来。  由于许贞兰的阴道比传青家狭紧得多,黄瓜拔出时总要把她的阴唇带得翻出来一节,已经从传青家身上学到性经验的辅导员,看见许贞兰的小阴唇被带入翻出的情景,抽插得更起劲了。这种一般女人无法遇到的剧烈紧张与刺激,使得许贞兰的情绪也产生了变化,从她的手上可以看出,扒开自己阴户的手渐渐地在加力,阴唇被她自己更加扯向两边。  当另一根黄瓜插进她的肛门时,她已经无法顾及到自己的身份和所处的场合,禁不住发出了呻吟。知道在这多男人的围观下,自己被肆无忌惮地玩弄阴户,而且感觉到阴户已经有了很大反应这一事实,特别是知道自己的肛门也完全暴露给他们,并且第一次,而且是当着众男人的面,肛门被插入异物,许贞兰突然不能自制了。  辅导员忽然觉得手中的黄瓜被许贞兰的阴道死死地夹紧抽不动了,他低头一看,见许贞兰的屁股正急剧地颤抖,他猛力拔出被阴道紧夹的黄瓜。许贞兰的阴道口抽搐着,一股一股涌出大量带着血丝的淫水,许贞兰把屁股继续向上撅起,肛门口还露着一点黄瓜头。随后那肥白的屁股渐渐的落下来,许贞兰瘫倒在了地板上。良久,许贞兰才恢复过来。想起自己竟然当着大家失控的情景,许贞兰的脸羞愧得绯红,无论如何低头不语了。  辅导员见许贞兰又要成为传青家第二,急得想抽她。黑铁蛋的声音响了:”娘的,又是一个得花慢功夫的!“”不过… …“黑铁蛋又有了新主意,若是把这个娘们训成这样也有用。”对,就这样办!“黑铁蛋给辅导员们暗授机宜。  ”喂,“辅导员继续逗弄许贞兰,”刚才听你说,只要是在这里,怎着你都可以,是吗?“”当然,我不顺着你们也办不到,你们还那狠的打人家,呜… …“许贞兰又哭了起来,”还拿针扎人家,刺穿人家的乳房和那里。不听你们的行吗?废话!  许贞兰的屁股那丝一般白嫩的皮肤摸起来的确爽滑,加上她那短短的小阴户,看上去也同小姑娘似的,干起来一定爽!于是逗弄继续下去。问话的辅导员握住许贞兰的两只乳房在揉搓。  许贞兰心里极其恐惧,但被数名大汉围着奸淫的刺激和他们拿她根本不当人的态度,使得她的阴户涌出极多的淫水,加上第一个辅导员的精液,以至第二个辅导员上来,让许贞兰侧卧着屈起上方的腿,阴茎顶在她湿滑的腿间,顺利地向她的肛门插进去。  “!哎哟”许贞兰立刻大喊:!。!“太好了,开始操我的屁眼了我说过,屁眼是可以操的哎呀,全都插进来了啊,使劲操,使劲操我的屁眼啊,操屁眼跟操穴一样舒服。啊,不,比操穴还要舒服。来!让我用屁眼使劲的夹紧你的大鸡巴。”许贞兰一面献媚地叫喊,一面收缩肛门的肌肉,这辅导员立刻射精了。  在许贞兰淫声的哼叫中,辅导员们大多没坚持多久就射精了。一个早就自摸过的辅导员,把许贞兰翻过去趴下,骑坐在许贞兰粗壮的肥腿上,阴茎朝那粘滑的腿间插入。  “嗷,对。打我的屁股,使劲打!使劲打我的屁股!屁股上的肉是不是在颤动?我的屁股太大,不好看,你使劲的打,出出气吧!啊,你的大鸡巴真长,我都要被你操死了。”  辅导员想快快的射精,可一时出不来,急得他拼命的抽打许贞兰的屁股,屁股被打得通红浮肿。 粗大的阴茎一下子捅进了她的肛门。插进肛门时,还抠掏阴道,插入阴道时又叫他抠肛门,没多久他就射精了。  许贞兰渐渐的声音小了下来,辅导员们仍兴致勃勃地干着她,他们把许贞兰瘫软的身体抱起到身上,阴茎进入她的阴道,另一个插入她的肛门。  许贞兰有气无力哼哼:“操… …操死我… …”辅导员们试着把两根阴茎同时插进许贞兰的肛门,他们成功了。又试着一齐插进她的阴道,却没能成功。  “嘿,等着操传青家的时候再试啊,那娘们的穴大,准能成。”辅导员们只剩下篓子了,他把许贞兰拎进水池,仔细地遍体冲洗。凉水一击,许贞兰也稍微恢复了一点气力。  篓子露出的阴茎超级巨大,尤其是龟头,足有可乐瓶那粗。“站在地上,然后趴桌上,老子先要干你的小屁眼。”  许贞兰用力放松下体,扒开自己的屁股。“哎哟,哎呀… …”许贞兰痛得差点昏死,篓子那超大的龟头正往自己肛门里顶入。虽然肛门刚才已被辅导员们数十次地插入过,甚至两根阴茎同时进来过,但还是无法承受篓子的超级巨炮。  “哎呀,疼死了!我的小屁眼要被你给捅烂了!啊… …”  辅导员们看着篓子龟头的最粗部分快要进入许贞兰的肛门了,许贞兰那淡褐色的肛门上的皱褶被撑开,展平得发亮了。  “嘿嘿,怎样?”篓子猛然拔出阴茎。许贞兰的肛门竟被带得发出启瓶似的“砰”的一声,肛门张开成一个黑洞,不能闭拢了。  “有你的,再进去啊!”  “好,再来。”篓子再次插入,许贞兰肛门周围的肌肉急速地战栗着,只见她龇牙咧嘴,满脸热泪,巨大的龟头徐徐地没入了她的肛门。  篓子搂起许贞兰的身子说:“怎样,小破鞋,老子的大鸡巴操得你舒服吗?来,揉一揉奶子。”  篓子的大手按住乳房揉捏开来,阴茎已经齐跟插入了许贞兰的肛门。“啊,舒服死了。”许贞兰终于缓了一口气,龟头进到肛门里面,撕裂般的疼痛缓解,只觉得下身火烧似的。  篓子在直肠里的抽送让许贞兰感觉小腹痉挛,但想到那个独目怒张的如此巨大的龟头,此时正在自己的直肠里搅动,阴户还是不由得流出了一些淫水来。许贞兰的身体此时几乎是直立着,篓子的大鸡巴平伸在肛门里。  许贞兰的脚尖用力点着地面,还是感觉那巨大的阴茎撬杠似的挑着肛门,前端似乎要顶到肚皮上了,她真想快点结束。“你来摸我的小骚穴,给你一操屁眼又变得滑滑的了。啊,操死我了!”她引导着篓子的手来摸自己的阴户,同时把阴户上的淫水向后涂,以润滑一下插在自己肛门里的那个冤家。摸着自己肛门口的巨炮根部,她不敢想肛门此时被捅成了什幺样子。  “好,老子操屁眼操够了,改操你的小穴!”篓子的阴茎开始抽出。  许贞兰的肛门一阵拉抻感的疼痛,眼前一黑,接着腿间发热,发酥,有些异样,在辅导员们惊异声中背过手一摸,原来自己的直肠竟然被篓子的巨炮拖带出数寸长的一节。  “啊哈,你的屁眼太细了,竟被老子的鸡巴拖出来了。二天老子给你一只葫芦,你把屁眼好好地阔一下。”篓子高兴地用力抓拧许贞兰肥白的屁股。许贞兰捂住脱坠的肛门,有气无力地说:“好,我一定会把屁眼阔好,让你好好的操现在来操我的骚穴吧。!”她瘫软在桌面上,等篓子的阴茎塞进她的阴道时,阴道口和她的肛门一样,也被撕裂了,许贞兰昏过去,什幺也不知道了。  许贞兰醒过来,黑铁蛋又吩咐打她的屁股,许贞兰不吱声,自已朝地下一趴,两臂向前一伸,贴地放好,还把光裸的屁股朝上撅了几下,做出一副乖乖捱屁股板子的样子。她褪出来的屁股和大腿上都是青一道紫一道的新伤,有的地方还有紫红色的瘀血斑,在灯光下可以清楚的看出细致的皮肤下肌肉的颤动。  黑铁蛋冷笑说:“我知道你的骚屁股是不怕打的,今天我偏不打你的屁股,让你两只奶子尝尝厉害!”便叫人把她拖起来跪着,提上裤衩,把她双臂向两边抻直了捆到一根大木杆上,木杆的两头用绳挂在房梁下,这和绑在十字形的“天平架”上不同之处,就是受刑女犯的身子还可以前后摆动。接着,用两段白塑料电线,紧贴着她的乳根各围了一个圆圈,在两腋附近把多余的线头拧成麻花状。再用细麻绳把两个线圈拴连起来,又线到背后,使线圈紧紧贴胸勒住。这样,她的两个浑圆的乳房就像戴上了一副奇特的乳罩。  黑铁蛋一声:“动手!”两个掌刑的就把两个电线圈已经拧成麻花状的线头继续拧转,使圈渐渐收小。不久,许贞兰的两个乳访就被勒得充血变红,哀嚎起来。黑铁蛋又拿一把老虎钳来拧电线,紧一下,用手指按按她的乳房测试表面绷紧的程度。线圈越来越深地勒进她的乳根,把她的双乳勒束成两个桃红色的球体。球而上颤动着两颗紧葡萄般的乳头。她终于熬不过这种非人的折磨,嗷嗷惨叫起来,扭动着赤裸的上身,使吊着的木杆晃摆不停。  黑铁蛋住了手,得意地注视着她对这种刑罚的反应。她时而低头晃颈,时而昂脖惨叫,后来又转圈拧着脖颈凄楚地叫喊着:“妈呀——!”“妈呀——!”捆在杆上的两只小手的十个手指在空中乱挠,脚尖在地上乱划,使两只网球鞋的胶皮鞋底在潮湿的洋灰地面上蹭出吱咕吱咕的响声。不到十分钟,她的额头上便渗出豆大的汗珠,朝下泻注,精致的鼻翼开始剧烈地张翕,脸色变白。  这时,黑铁蛋才把电线圈略为松了一松,向她脸上泼了两瓢从山溪中新打来的凉水。让她缓了缓气,问她说不说。她抻着脖子哀叫着:“真的再没有了呀——!真没有了呀——!”赤裸胸前也布潢了汗珠。叫了两声就张着小嘴直喘,喘了一阵又颤悠悠地喊:“屈—死—我—啦!饶了我吧——!”  黑铁蛋抓起一把在桌上准备好的大头针,狞笑着亲手一根根刺进她被电线圈勒得鼓鼓的乳房。围着两个乳晕,扎成两个圈。黑铁蛋每扎一针,她都痛得喊一声“妈呀——!”身子弹跳着,辅导员们却毫不怜悯地哄笑叫好。她的每一个乳房上都扎进了六根大头针,她的嗓音都喊得嘶哑了,可还是不说。黑铁蛋就把已经扎进她乳房里的大头针逐一再向深处捅,还饶有兴致地边捅边绞动。一边动手一边逼问:“小屄娘养的,说不说?”许贞兰在这种极度痛苦的折磨下终于头往下一耷拉,知去了知觉!脚上的两只白网球鞋不知在什幺时候都已经搓脱在地上了。 这时,黑铁蛋才把电线圈略为松了一松,向她脸上泼了两瓢从山溪中新打来的凉水。让她缓了缓气,问她说不说。她抻着脖子哀叫着:“真的再没有了呀——!真没有了呀——!”赤裸胸前也布潢了汗珠。叫了两声就张着小嘴直喘,喘了一阵又颤悠悠地喊:“饶了我吧——!”  参加“辅导”的人对女犯受刑休克似乎全不在意。黑铁蛋回到座位上,点了一支烟,对这种新刑法赞不绝口,说这刑法基本上不伤女犯的皮肉,可真够她们受的,估计许贞兰这回是再也熬不过了。  黑铁蛋指挥辅导员们把吊着木杆的绳子松了,让她上身仰天,下身屈腿侧卧在地上。然后一根根拔出黑铁蛋扎在她乳房里的大头针,再把绞勒在双乳上的电线松开。拔针和松电线造成的剧痛使她身子一阵阵抖动,渐渐又能发出含胡的低呻。仍然紧闭的双眼的眼皮和睫毛也开始颤动了。朱武这才挺老练地给她左上臂上打了一针强心针,她才开始一声声哼着,星眸微睁,慢慢地晃动头部。最后从湿淋淋的地上抬起了头,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杏眼朝我和黑铁蛋看,那眼神使我的心都打颤了!黑铁蛋却若无其事地抽着烟,对她说:“怎幺样?你那对奶子还能再抗一遍不?今儿你再不老实交代,上刑就没完!”她无力地又使头落到地上,失神的眼光茫然对着房梁,长长的睫毛扇出大颗大颗的泪珠,幽幽地说:“我说!要我承认跟谁睡觉,我都说!我全承认!”  许贞兰就哭天喊地磕头求饶。但还是被套上拶子拶了起来。她捱完屁股板子后没让提裤子,一被拶上就杀猪似的叫唤,把打出红道道的白嫩屁股起劲的扭来扭去。朱武就叫用再加敲二十。一个辅导员就用个小榔头左一下右一下敲拶子的两侧。她眼泪鼻涕地叫:“天爷呀——!没有抗啦——!再不敢了呀——!我老实了呀——!”而且一点也不害臊地使劲呲尿!引得周围的辅导员哈哈大笑。  黑铁蛋叫辅导员把她裤衩也扒光了,捆上了天平架跪在地当央,请黑铁蛋来表演用细铜丝穿她乳头的绝技。这种刑法果然厉害得很,铜丝一穿进她的奶头,她就拼命颠动着身子,杀猪一样嚎叫起来。再穿第二只乳头时,尿液就从她小腹下面喷射出来,哗哗撒了一地。她没命地喊:“我说!我说!我说啦————!”  我就让辅导员把铜丝接到手摇电话机的线上,自己来摇摇把。刚一摇,她就啊地一声大叫,身子蹦动起来。把天平架挣得咯吱咯吱响,再摇,她浑身抽搐,两只眼睛鼓出来,叫唤都叫不出声了。我住了手,问黑铁蛋还能不能继续用刑。他笑笑说:“你看我的!”就接过摇把去,慢慢摇,摇半圈就停一停。她痛苦万分地不停科着,大汗全身,晃着头高一声低一声惨号不绝。一直摇了四五分钟,她才头一歪错了过去。  接下来逗弄张守梅,她才二十岁,面如桃花,亭亭玉立。  传青家两只白白的大乳房晃动着,得露出阴毛毛际的裤衩,雪白的肉体白得耀眼,两只沉甸甸的大乳房微微晃动,密匝匝的阴毛十分醒目。  许贞兰的阴部白净无毛,阴户从正面就可以看到。  “啪,啪﹗”两声脆响,传青家和许贞兰肥白的屁股上各添了一道红印。“给我到台子上去。”篓子轮着皮带。只见许贞兰跑着冲向墙边的木案,硕大的屁股大幅度地扭摆,她急忙地爬上台子,大大的分开双腿向着屋里方向跪,撅起屁股,女人的全部都暴露无遗。  她又拿起一根黑色的粗棒,塞向自己的肛门,接着,雪白屁股上又清脆地挨了两皮带,许贞兰只好那根黑棒一次次地塞入自己的肛门。  张守梅吃惊地看着传青家也默默地走向台案,虽然她没有丝毫做作的企图,但毕竟是女人,屁股不由地扭摆。传青家竟然摆出同样的姿势,撅在了许贞兰的旁边,露出她那布满阴毛的完整阴户,在四条叉开的大腿之间,是两对丰满的乳房。  “不,你们的脏手别碰我,我也自己脱。”张守梅闪躲着色迷迷围上来的辅导员们。“好啊。”辅导员们等着看大名鼎鼎的美人,怎样当众把自己脱光。  张守梅解开了两个扣子后突然冲向了门柱,谁知黑铁蛋早有防备,一个辅导员早就一个箭步挡在了张守梅撞向门柱的脑袋前。  “哈哈,想死在这儿﹖可没那幺容易,还是让我们来伺候小姐吧﹗”在黑铁蛋的示意下,辅导员们拥上前来,张守梅哪里是他们的对手,衣服被撕扯得精光。  “来,让老子看看。”张守梅被推到黑铁蛋面前,除了皮肤略黑些外,张守梅真的是十足的美人。乳房结实地翘起着,黑铁蛋捏住乳房晃了晃:“真是好奶子啊,有劲﹗”  在众男面前裸露身体,就使张守梅的乳头缩成紧紧两粒小疙瘩,黑铁蛋突然伸指弹了一下左边的乳头。  只见张守梅的乳头慢慢的放松,乳晕也松弛扩大,随即又渐渐的缩紧,再次缩成一小粒,黑铁蛋又重重地弹张守梅右边的乳头一指头,那乳头也如是。  黑铁蛋大手坚决的滑过那簇界限分明的阴毛地带,掏进腿间,贴上那温润的阴户。  “啐﹗”脸上着了一口吐沫,但黑铁蛋毫不在乎。“好,好。烈性,我喜欢。好﹗你们,把她给我弄到那俩娘们中间去。”  全身赤露的张守梅被摆出同样的姿势,撅在了传青家和许贞兰中间。不过她俩是自己摆的姿势,而张守梅却是被刑具固定着。  “大家一起来欣赏美人吧﹗”三个撅起的屁股、六条叉开的大腿。  “啊,这个小屄就是好看呐﹗你看,屄梆子都是鼓鼓的。” “嘿,这圆屁股摸起来真有弹性。”  “奶子也结实啊﹗你用手握住,奶子和奶头自己都在动呢﹗” “哎,你来闻闻,她的小屄好像有股子香味。” “去你妈的﹗娘们还有不是骚屄的﹖”她的屁眼怎 这 小啊﹖……哎,不一样,我发现了,她的屁眼就是和那两个不同。“一个辅导员把在许贞兰的阴道里沾得滑溜溜的指头,顺便插进了张守梅的肛门,发现新大陆似的叫喊起来。  众辅导员纷纷把手指头插入传青家和许贞兰的肛门,然后再插进张守梅的肛门进行比较。原来传青家和许贞兰的肛门括约肌约有两根指节那样长,而张守梅的肛门括约肌却基本上紧紧包裹在他们的整根指头上。  ”我操,这个小屁眼操起来该有多紧,多痛快呀﹗“ 张守梅的身体被肆意摸弄、谈论,身体本能地有了反应。她的阴户被拨弄得亮晶晶的满是淫水,阴蒂胀鼓突出,阴唇早就被大大地咧开固定住。不到半个小时,张守梅已经被作弄得好几次高潮了。  张守梅粉红色的阴道口被夹子拉扯成完全暴露的位置,情绪稍一平息就有舌头在阴户上不停地舔,含住她的小阴唇吸吮,刺激得她的阴道立刻充血膨胀再度呈空管状。这时他们不是往阴道里灌热水、就是手指捅进狭短的阴道按揉她的子宫颈,由于她的阴道短,他们很容易地触到子宫颈,并且摸到上面的小孔,指尖硬往里塞,搞得张守梅浑身酸麻,阴道极度膨胀,形成一个更大的空腔。  每到这时,张守梅的子宫颈便更加的朝阴道口处延伸,他们更容易抠摸到,并且用体温计直接塞进她的子宫口内乱搅。张守梅在极端的愤怒和羞辱中的确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他们的手法太高,加上自己又这样美丽动人,吸引得他们甚至连肛门都毫不顾忌的伸舌来舔,乳房早已被揉摸得酸胀,肛门被他们的手指插进来试了一次又一次、阴户上的淫水干了一次又一次,可还有多的顺腿流下来,一直流到膝盖上,阴道口几乎才要合拢,就又被他们刺激得重新自己张开。  自己全身赤露地跪撅裸呈,边上又有一群男子在肆无忌惮兴致勃勃地玩弄另一个女性,传青家和许贞兰不由得有了反应。有的辅导员忍不住在她们俩身上发泄,多数都把暂不能奸淫张守梅的怨气撒到了她俩身上。  传青家的阴道被扯开,塞进去五颜六色的一把棍子,肛门里也硬塞进去了四根,屁股蛋被抽打得青一条紫一块的,阴毛也被揪掉了好几撮。  许贞兰因为那个大屁股说讨厌,屁股早就被打得红肿,见辅导员们今天火气都挺大,她也没敢太唠叨。跪撅久了,她浑身酸痛,她的阴道里被塞入三个鸡蛋,等着不知谁上来插入她。变紧了一些的肛门被插入了,插进肛门后,他们还骑坐在她的屁股上,许贞兰只得死命支撑住他们的身体,同时摇摆屁股,使他们不用动作阴茎就有在肛门里抽送的感觉。  终于,许贞兰有了休息的机会,原来一个辅导员要打她的”奶光“。许贞兰直起身,满脸笑容地挺胸把乳房送出,让那辅导员的巴掌煽得一对儿乳房不住乱甩,直到肿起来。  她看着身边张守梅圆鼓鼓的奶油色的小屁股和那湿滑不住抽搐的阴户,思揣着:”好看当然是比我俩好看一些,可是为什幺那幺吸引他们呢﹖她捂住阴户不让里面的鸡蛋掉出来,轻声请求正在玩赏、拨拉着被打得肿胀的乳头的辅导员:“她怎 就那 好,能让我也试试吗﹖”  许贞兰的手指拔出张守梅的肛门,又插进自己的肛门试了一下,叹息着重新撅起屁股了。也许是长时间的高度兴奋,张守梅在知道是一个女人的手指捅入她的肛门和阴道时,竟休克了。  这天,黑铁蛋又把三个女人带到审讯室,他先让许贞兰站到屋子中央。  许贞兰从黑铁蛋的目光里看出自己又要倒霉,可怜巴巴地低声问:“是不是又要打我呀﹖”  “废话。还用问吗﹖脱裤子﹗”  “呜……”许贞兰一下子哭出了声:“又要打人家的屁股,呜,呜,前天不是刚打过人家一次吗,怎 今天又要打﹖上次打的伤还没好呢,又来打。呜呜,不信你看。”  许贞兰把裤子脱到大腿上,她的裤子是松紧带系着的,也没有内裤,再说,现在许贞兰当着辅导员们脱光亦然没有丝毫顾忌了。果然她的屁股上仍有一大块青淤。  “因为你的屁股太大,所以就要打你,难道不行吗﹖”黑铁蛋斥道。  许贞兰赤条条地地立在众人面前,臀部多半部分乌紫,即便她具有超常的身体恢复速度,但若再打她的屁股,恐怕也得一周后才能复原。她的身体此时由于等着打到臀部的第一击,而禁不住瑟瑟发抖。  “好吧,今天可以先不打你的屁股了。”许贞兰如释重负,想到后面不知会有甚 对付自己的新花样而忐忑。  许贞兰被赤裸着带到走廊,命令她蹲在特地准备的桌子上,双手抱住后脑,把腿大大地叉开来。  通过屋里的单向玻璃,大家清楚地看到,许贞兰叉开的腿间,那无毛的阴户还没完全消肿。  走廊里不时经过的人无不惊诧地看一会儿,不是上来抓揉几下乳房,就是拨弄几下阴户,一个还捏住许贞兰的两只乳头用力地上下扯动。  传青家全身精光地被固定在一个架子上。架子是可以调整的,先把传青家弄成背朝天,顶着她的下腹使屁股高高地撅起,打了一通屁股。伤痕累累的屁股被抽打得血肉模糊,刚刚结痂的伤口被打得重新绽开。  许贞兰因为近些天来不断地被轮奸、殴打,在黑铁蛋他们一伙面前赤裸身体已经一点也无所谓了。 这时,过来了两个身着制服的女辅导员。  由于许贞兰的腿是奉命大大地叉开,因而她的阴唇也向两边咧开,外阴的结构展露无遗,加上她的小阴唇较小,故连她的尿道口都清晰可见,往下是因被太多次的鸡奸而略成漏斗状的淡褐色的肛门。  女辅导员突然抬手一连抽了许贞兰十几记耳光:“你这个臭不要脸的骚货,到这儿犯骚来了。打死你。”  那个因胸部平坦,叫房克英的女辅导员,见许贞兰胀鼓的乳房因被抽耳光而不住甩动,便伸出长指甲死命地掐乳房和奶头,嘴里喝骂着:“骚货,把女人的脸都丢尽了﹗”  饱受俩女辅导员折磨的许贞兰,显出更加可怜巴巴的样子:“姐姐,别再打我、掐我了,是他们每天都把我扒得光光的,然后使劲的摸我的奶子,还这样……”  许贞兰揪着自己的奶头向前扯:“拉着我的奶头到处走,还用手掌煽我的胸部,说是叫做打奶光。你们想,我一个女人哪里争得过他们呀﹗他们还轮奸我,尽出花样,用大鸡巴插人家的屁眼。你们都知道,女人有固定给他们玩乐的洞眼,可是他们不用,净往人家屁眼里搞,有时还往屁眼里同时插进两根大鸡巴,弄得人家痛死了,又痛又痒。我的这里……”  许贞兰指着自己光洁无毛的阴户说:“也被他们轮奸过差不多上百次了,有时还这样,”许贞兰把食指和中指分别掏进阴道和肛门,“两根大鸡巴同时搞进来,弄得人家现在天天都流水。”  许贞兰的阴户上此时淫水汪成一片,整个阴户亮晶晶的。许贞兰的一番说词,气得俩女辅导员脸发白,全身哆嗦着说:“好你个臭婊子,你、你等着。”  “现在你的奶子好看多了。”传青家此时站在屋子当中,被打得青紫的屁股还得用力向后撅出,不时一皮带抽在屁股上她就一哆嗦,同时把胸挺起饱尝“奶光”。  她原本下垂的乳房已肿涨起来,外型变得好似小姑娘的。  “不行,你又会咬又会踢的,我们也不愿把你捆起来像搞一堆死肉似的。”辅导员答道,说着又给了传青家的乳房一巴掌。  “那你们想让我怎 样﹖”张守梅不忍看传青家继续受折磨。“不许反抗,还得配合。比如把奶子送过来,或扭动你的小屁股。”  “啊……”外面一声尖叫,原来那俩女辅导员叫来另外两个,抱着一堆茄子、黄瓜、葫芦等柱状物,要来给许贞兰点颜色看看。  “我说换这个姓成的到外面去,让那几个娘们整她算了。”一个辅导员提议。  “不,别让我出去。”张守梅突然嘶叫起来,被一群男人扒光了肆意玩弄生殖器官虽说羞辱难忍,但比起被几名衣冠楚楚的同性来折腾,张守梅宁愿被男人玩弄。  她隐约地感到,若是自己落入那几名丑陋的女辅导员手中,肯定会被照死了折磨。这不,刚刚十几分锺,许贞兰被拖进屋来时就奄奄一息了,她的肛门里被塞入了一个很大的葫芦,简直不知道那几个娘们是怎样把它塞进去的,许贞兰的屁股沟夹着露出体外的葫芦的小头。  张守梅自杀不成,继续抗拒的话,他们就狠狠地折磨传青家和许贞兰,而且还肯定要把自己交给那些女辅导员。其实,纵然反抗也是无济于事,若要轮奸,恐怕早就被轮奸多次了,只不过他们是想玩弄一个顺从些、淫荡些的女人罢了。张守梅知道,即使是顺从他们恐怕也停止不了他们对传青家和许贞兰的折磨,不过总会手下留情一点。  “好吧,我答应你们。”见他们真的要把自己交给那些女辅导员,张守梅只得顺服。“哎,这样就对了。”黑铁蛋高兴地咧开大嘴,“过来,到老子这里来。”  众辅导员得意地看着,知道今天终于可以干美人了。张守梅脱光,走到黑铁蛋面前,听任黑铁蛋把她谝体摸弄。“喂,你走路的样子骚得要得,再给老子走几圈。”  在这种环境里,张守梅当然不可能有丝毫做作。但由于她的腰肢细软,走路时自然地臀部扭摆幅度很大,屁股上弹性的肉随着颤动,乳房卖弄似的也不住地颤,显得相当性感。  “好,好看﹗过来让老子好好地摸摸奶子。”黑铁蛋十分兴奋。由于黑铁蛋坐着,张守梅只得伏下身把乳房递送过去。后面的腿间,阴户自然暴露给众辅导员饱览了。  “转身,让老子搞搞你的屁眼。”黑铁蛋揉摸了一通乳房后说:“听说你的屁眼比她俩大不相同啊﹗”张守梅只得把自己圆圆的屁股扒开,对着黑铁蛋。  黑铁蛋把指头拔出张守梅的肛门,通过他们奸淫传青家和许贞兰的过程,张守梅知道黑铁蛋这是要她自己把他的阴茎坐入自己肛门里去,只好听令。  “莫急,莫慌,慢慢地搞。”黑铁蛋见阴茎一次次地滑出,轻拍着张守梅的臀部,不时揉几下乳房,“总会进去的。”  仅仅是当着众多男人,努力把一根阴茎往自己的肛门里塞的这个过程,就使得张守梅的阴户不由流出大量的淫水。终于,黑铁蛋那发烫的龟头进入了张守梅的肛门。由于疼痛,张守梅的肛门一阵痉挛,肌肉的有力蠕动,竟拽着黑铁蛋铁棒似的阴茎向里滑。  “好哇,她的屁眼把老子的鸡巴往里吸呐,硬是夹得鸡巴痛。”黑铁蛋把龟头拉出到张守梅肛门口,张守梅肛门上异常发达的肌肉竟又一次把阴茎带进深处。  待阴茎完全插入直肠后,张守梅按照自己应许的开始胡乱扭动屁股。黑铁蛋在张守梅的动作下,彷佛阴茎在快速的抽送,括约肌包裹得那样紧,他握住张守梅弹性的乳房,喷涌了。  半天,黑铁蛋才重重地喘了一口气:“娘的,莫动,等老子在里面硬起来。”他抚弄着张守梅的乳房,刮蹭着阴户,果然没多久,阴茎在张守梅的肛门内挺立起来。  他抽送了一阵,“该老子操你的小嫩屄﹗”强壮的黑铁蛋毫不费力地抱起张守梅娇小的身体,左手托住张守梅的脖子,右手捧着张守梅的臀部,一面捏屁股上的肉,一面把张守梅的身体用自己的下体撞击得“劈啪”作响、摇篮似的晃荡,阴茎则插在阴道内左突右撞,同时欣赏着张守梅结实的双乳在急剧地甩动。  张守梅像婴儿似的被黑铁蛋抱在怀中淫弄着。黑铁蛋的身体不动,只把张守梅的身体来回摇晃,低头看着阴茎在张守梅的阴道内进出,用张守梅身体的摆动幅度控制着阴茎进出的尺度,有时阴茎完全拔出张守梅的身体,再猛地刺回去。  由于身体悬空并大幅度地起伏,张守梅担心摔落,也顾不得是在当众被奸淫了。她紧抓住黑铁蛋的胳膊,双腿本能地圈住黑铁蛋的腰部,两只乳房拨浪鼓似的在胸前甩动。  黑铁蛋的阴茎等于在一下下猛刺进张守梅的阴道,每一次刚入阴道两寸多点儿,就受到子宫颈的阻挡,强烈地压迫子宫颈后,再突然滑入更为狭紧的阴道尽头。  这种阴茎突然拐弯又好像被迫挤入更窄的小腔的过程,不仅使黑铁蛋觉得十分过瘾,也刺激得张守梅数次忘情地达到高潮,淫水多得竟使黑铁蛋托着张守梅屁股的手几次打滑,险些使张守梅的身体跌落。  “爽气啊,娃儿的屄里面大路小路交迭弯弯的,搞得老子那里快就要射了。不行,歇一下再干。”黑铁蛋坐了下来,阴茎仍舍不得离开张守梅的阴道,张开大口含住了弹性的乳房吮咬了一阵,还是没能忍住射精了。  “再搞,再搞。”黑铁蛋兴致勃勃,让张守梅继续骑坐在腿上,揉乳房、捏屁股的玩了一气。  “看,这娃儿的屁股。”张守梅被放到桌上趴着,她的屁股很翘,平趴着却好像用力撅起屁股似的。黑铁蛋轻拍张守梅的屁股,屁股上的肉颤巍巍,看得黑铁蛋性起,便趴上去一插而入。  张守梅圆圆的屁股弹性十足,垫着黑铁蛋的下腹,黑铁蛋没有抽送阴茎,而是左右摇动身体,阴茎便滑过中间的阻隔,在张守梅的阴道内左滑右挤、上挑下压,比抽送好像活动得还剧烈。  “好了。”黑铁蛋满意地第三次射精。  “你们可以玩一玩了,不过不许给我玩坏了她。篓子,你的鸡巴太大,你可不许搞张守梅,你的大玩意只能搞那两个,听到没﹖”  众辅导员终于轮到奸淫美丽动人的张守梅机会。这些粗俗的山区小伙,饿狼般的扑向张守梅,张守梅手撑着桌子、弯腰撅着屁股,辅导员们排在她身后,方便地选择插入她的阴道或肛门,同时捞摸乳房也方便。  在阴茎插入体内以后,若他们需要,张守梅还得摇摆臀部,使他们享受不用动作、阴茎亦同如插送的便利。完事的,又过来等待第二次轮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