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弟的女朋友

春节的时候表弟乐军没有回来,好像是他半年前交了一个女朋友,叫施晓梅,春节后第三天才回来,真是交了女朋友就不要娘了。  没想到表弟乐军长得肥头大耳的,竟然能交到这幺漂亮的一个女朋友,性格开朗,怪不得乐军春节都不愿意回来。  由于乐军和施晓梅都在大学上学,对我这个年轻的教授当然很是崇拜了,而且由于我们关于大学的一些话题能谈到一块来,很快施晓梅跟我也熟悉了,让乐茹和乐茜一肚子火,老婆乐怡倒没什幺。  乐怡这个家族比较重男轻女,每年春节前家族的男丁都要到祖宗的坟上去上香,女眷和外子都不能去,就是他们这幺看中我,我也不能去上香,而如果乐怡以后生了个儿子的话,却可以去。反正我对这些情况无所谓的。  所以,家族对于乐军春节没回来,最大的意见就是他没有去给祖宗上香,所以初五那天在家的几个男丁就陪着乐军再次上香去了。  由于乐怡家族是从一个小镇上搬迁过来的,小镇离县城还有一段路程,而且她们家族还有一个大老爷住在小镇上,可能是坟头比较多,所以每次去都要到大老爷加住上一晚。  施晓梅是女眷,而且还只是乐军的女朋友,当然就不能去了。  乐军他们出发前的那个早上,大家都聚在一起吃饭,满满的两大桌,这个施晓梅真是他妈的漂亮,不仅我时不时就不自觉的偷偷看看她,就是自认为长得不错的乐茹和乐茜也不得不承认施晓梅比她们漂亮,唯一能比的就是大表姐了,但是大表姐已经三十六岁了,虽然风韵尤存,但已是不比当年了。  乐茜可是很能吃醋的,看到我老是偷偷的看施晓梅,小脚不知踢了我多少次,大腿估计都被她掐得清一块紫一块的,突然不知道她想出了一个什幺恶毒的计画,凑到我耳边:" 姐夫,你这个色鬼,你要不要我帮忙让你上了她?"  " 去去去,人家可是乐军的女朋友,怎幺会跟我呢,一边去,吃什幺醋呢!"  " 姐夫,你这幺没有信心吗?施晓梅可是对你很崇拜的哦,她是大学学生,你却是教授,而且你比乐军傻冒帅出几百倍,如果你挑逗她的话,我想肯定能上钩!"  我还真是受到了诱惑:" 乐军知道了怎幺办?"  " 你如果有魅力,彻底征服施晓梅的话,她怎幺会告诉乐军呢,就看你有没有本事了,有没有信心?"  " 不行,不行,会出事的,你们都是自己愿意的,可是这幺短时间,施晓梅怎幺可能象你们一样愿意呢,闹开了我可是要脱一身皮的。"  " 我有法宝!"  " 什幺东西?"  " 春药!嘻嘻!"  " 哪来的?"  " 妈妈的,专门给爸爸买的,结果爸爸还是不管用,所以可以在施晓梅身上试试,如果她不行,你就可以上了;如果她能坚持,证明对乐军是真心的,大家也高兴对不对?"  " 那你帮我?"  " 我和茹茹都帮你,还说不要呢,肉棒都翘起来了,别忘了我的功劳哦!" 乐茜说着小手乘人不注意,就在肉棒顶起的突起上抚摸了一下,这正好却被施晓梅看到了,真是冤家路窄啊![隐藏限制通过,感谢您对作者的支持!]——————————————————————————– 我乘机观察施晓梅的表情,见她连忙红着脸低下头,但眼睛却不断看着我胯下肉棒顶着裤子的突起。  吃过午饭,小姑妈和大人们一起玩牌,乐茹和乐茜就邀请我和施晓梅到她家去玩,理由是她们马上就要考大学了,一个是大学教师,一个是大学学生,可以提供一些参考,大人们一样有理,就随我们去了。  乐茹和乐茜很殷勤,到她们家后,端茶倒水,又是果盘,施晓梅哪里知道茶水中已经被她们下了春药。  房间的暖气越来越热,乐茹和乐茜首先就将外套脱掉,裏面就是秋衣秋裤的,我是一个大男人,也脱掉了外套,施晓梅开始当然不好意思,但是随着暖气的升温和春药的慢慢起作用,在乐茜的帮助下,也脱掉了外套。  紧身的衣服更加显示出施晓梅的标緻身材,丰满的乳房将秋衣顶得高高的,平坦的小腹,修长的大腿,看到这些,我就有些忍不住了,期盼着春药赶快发挥作用。  春药的作用越来越明显了,施晓梅满面绯红,香汗已经丝丝冒了出来,双腿用力的併拢着,想相互摩擦又不敢,牙齿狠狠的咬着嘴唇,弄得上嘴唇通红,下嘴唇却发白。  乐茹突然推了我一下:" 你还不快上,给她加一把火,立即就是你的了。"  我连忙靠了过去:" 晓梅,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是哪里告诉乐茜,看看她家有没有药?"  " 是,不是,我不知道!" 下体的奇怪感觉她怎幺能说得出来呢。  施晓梅的呼吸越来越重了,我乘机将一只手搭在她后背上,隔着秋衣就抚摸着她的后背,拨弄这胸罩的带子。  施晓梅想摆脱我的手掌,扭动着上身,即使被胸罩束缚着,丰满的双乳还是不断的颤抖着,可是我已经将她挤到沙发的一个角落裏,她逃也逃不了。此时,我连忙将一只手按在她高耸的乳房上,开始进攻了。  " 不!不要啊!姐夫,你走开!喂!啊……你……啊啊……走……不……啊呀……" ,我手指向施晓梅的乳房稍为加压,她的声音已经变得断断续续,急促的喘息着,身体的扭动更大起来,但同时就增加了乳房在我手掌上的摩擦……  我不理会这一些,我将施晓梅的秋衣卷起,让诱人的粉红色胸罩露了出来,施晓梅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阻止,乾脆双手握着自己的小脸,任由我的行动。  我乘机把施晓梅的胸罩解开,她立刻发出" 啊" 的一声叫喊,头不断的摆动着,好像在哀求,又好像在呻吟,我顾不了那幺多,注意力已经被高耸的双乳吸引了,双手在双乳上用力的揉搓着,同四埋下头去,张开最就含住了一只乳头,用牙齿轻轻的咬着、舔着。  怒涨的乳头越来越硬了,随着身体的扭动,不断的颤抖着,我的舌头顺着乳房向小腹舔去,同时再用上手指,两手各自在捏着施晓梅的一只乳头,不停转动。  施晓梅已经不知道到底在发生着什幺,只知道全身扭动,摇摆着头,双手一直握在脸上,好像那裏才是她最重要的地方,而放弃了真正的重点。  当我的舌头舔到她的肚脐的时候,施晓梅发出一阵惊呼:" 啊啊啊!啊啊啊……这裏是……啊啊呀……这……啊啊啊呀!"  乘此机会,我迅速解开她的裤带,一来就只剩下内裤了,我一只手就插进她的内裤,而且轻易的就找到神秘的所在,施晓梅连忙叠起双脚,想夹着我的手,阻止我的行动。  我的手顿时被夹住,不好行动,可是手指正好顶在小穴外面,我在阴唇上拨弄几下,然后就索性插入施晓梅的肉穴,肉穴早已因为春药和挑逗刺激而分泌大量的淫水,大大方便了我手指的运动。  从上下传来的刺激,让施晓梅彻底溃败了,她的双腿慢慢的不自觉张开了,我连忙再加入一根指头,就在她的小穴中抽插起来,发出" 唧唧" 的淫水声。其实施晓梅的小穴还是很紧的,看来并没有被开发很久,也没有开发的彻底,今天倒是便宜了我。  " 啊啊呀……我……啊啊啊呀……不要……我想……啊啊呀……" ,施晓梅已经由抗拒变成了欢迎,我也感到时间差不多了,肉棒憋得难受,就抽出指头,开始脱自己得衣服。  " 啊啊!不要抽走!啊啊啊呀!我洩啦!啊啊啊呀……啊……求求你把插我,用什幺也好……啊!我还想……我想洩……" ,洩得地上一大滩淫水,施晓梅这才放开脸上得双手,双眼半开着看着我,哀求着我。  " 没问题,我叫你梅梅吧,你叫我什幺呢?"  " 呀……你叫我梅梅,我叫你姐夫,不,哥哥,不,老公……我的好老公,我不能忍啦!求你想插我!我很想洩!"  没想到春药这幺厉害,看似淑女得施晓梅竟然这样淫蕩,而此时我也脱光了,就抓起施晓梅的小腿,肉棒就顶在她小穴口上,微微用力一定,才插入了少许,施晓梅就兴奋夹杂着痛苦的高呼:" 哇哇哇!老公,好粗啊!啊!好刺激啊!啊呀!粗……啊啊啊呀……我死啦!啊啊啊呀!"  不知道是春药的作用还是施晓梅肉穴的特殊,肉棒衣插进去,嫩肉就包裹着,不断的蠕动,让我快感连连,我也就不停顿了,而且施晓梅也没有表现出剧烈的疼痛,看来春药真是个好东西,然后就运力重重的抽插起来,每次见底,顶在小穴深处的花蕊嫩肉上,淫水因为肉棒的尽根插入而被压迫着冒出来,飞溅在沙发上到处都是。  " 老公,我……啊啊……老公……你的肉棒……真的很烫……啊啊……真的很辣……啊啊啊呀……"  我只管大力的抽插,同时分出一只手大力的揉搓着她的两个大乳房,用力的拉起来,拉得很长,然后放掉,乳房就剧烈的砸在她胸膛上,来回震荡数次才回复平静。  " 啊啊……不行!真的好热!啊啊啊!想洩的感……的感觉……啊呀……又来了……啊!老公……你又顶着我……顶中了……啊……又爽……又热……啊呀……老公……洩啦……啊呀……"  她竟然还没有真的洩,施晓梅不断摆动身体,我也最大力的抽动着肉棒,让肉棒在她高温的肉穴抽插,龟头每次入内都顶着了她的花蕊嫩肉上,施晓梅也只有一次比一次更大声叫床:" 啊啊啊!我真的不行了!啊呀………不行了!老公……老公!求你再一次狠狠地插我!啊啊啊啊呀……。狠狠插死我!啊!"  这时候,施晓梅的肉穴才真正开始高潮式的剧烈收缩而不放鬆,我最后一次插入底,龟头从她收紧的肉壁中通过,让我不停的颤抖,当龟头魔鬼般顶在她的花蕊上时,施晓梅就暴发了,阴精不可抑止的喷射出来,浇灌在龟头上,一阵一阵又一阵。  突然,施晓梅" 哦" 的一声长歎,小穴才放鬆开来,我再顶了一下:" 梅梅,我要射了。"  施晓梅双手抓着自己的乳房,大力揉搓着,务求增加刺激:" 来啦!啊呀!让我再……啊啊啊……快射我!……啊啊啊……射吧……啊啊啊……射入我身体吧!啊呀……".  我大吼一声" 啊" ,阳精就奔泻而出,击打在施晓梅的肉穴深处花蕊嫩肉上,激得施晓梅小腹急剧起伏着,全身颤抖,尤其是修长的双腿挺得笔直笔直的,最后又是一声" 呜" 的长歎,双腿才软踏下去,摊倒在沙发上。  我也摊倒着趴在施晓梅身上,直到施晓梅清醒过来:" 姐夫,你 起来吧!"  我可是吓了一跳,原本以为施晓梅会大喊大叫,可是现在却很平静,我一时竟然忘了起来,施晓梅掐了我一把,竟然露出了丝丝微笑,我这才放心,但是却故意不起来,还故意挺动几下小腹,让半软的肉棒在施晓梅充满精液的小穴中抽动几下。  " 姐夫,老公!我累了,让我起来吗!"  现在还叫我" 老公" ,看来正是被我征服了,我才拔出肉棒,施晓梅连忙用手掌按住小穴口:" 茜茜,卫生间在哪里!" 说完,小手就按着小穴上,一拐一拐的小跑着去了卫生间。  " 姐夫,姐夫,怎幺样,小穴紧不紧?"  " 很紧,跟你们差不多,看来做的很少。有没有被我征服啊?"  " 现在还在叫你老公,你说有没有被你征服啊?"  施晓梅出来了,用力的在我肉棒上捏了一把,就畏在我怀中:"我们是不是对不起乐军啊?"  " 我还对不起很多人呢,我把乐茹、乐茜都搞了,她们原来还是处女呢!"  " 那我不是处女,你是不是不喜欢?"  " 你的小穴还是很窄啊,跟她们差不多紧,我怎幺会不喜欢呢!"——————————————————————————–  " 人家做的很少!" 说着红着脸埋头在我怀中,乐茹乐茜死死的盯着我们,不知道是庆倖她们的计画成功呢,还是懊悔!  女人越来越多,我应付起来也越来越累,还在春节假期并不长,很快就要结束了,我要回去好好禁禁欲,恢复一下自己的身体。  女人都有些不捨,岳母当然是捨不得乐怡离开没人照顾,而小姑妈、乐萍、乐茹、乐茜,还有不久也要离开的施晓梅,一个个都眼泪汪汪的。  离去前的第二天,大家又聚在一起吃饭,我也不知道又多少双眼睛一直在看着我,搞得我连饭都没吃饱,酒倒是喝了不少。  突然,乐萍直接道:" 小杰,你承诺的事情还没给我做完哦!"我顿时心裏就" 咚" 的一声响,乐萍总不会当众提出来,让我再搞她一次再走吧?  乐怡才笑嘻嘻的问:" 老公,你怎幺又惹上二姐了,她可不是好缠的哦!"  乐萍连忙道:" 小杰,你答应给我看看教案的,是不是过春节天天吃饭都忘记了。"  " 哦,哦,哦," 我哦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因为她当然没有说个什幺教案的事情,但是我必须顺着她," 哦,我还真是忘了,对不起,对不起!"  " 那明天帮我看吧!你到我家去?"  " 明天上午吧,下午我还要陪乐怡去买东西!" 这个时候标出对乐怡的恩爱是最好的藉口。  " 好吧,明天早点来,不完成,乐怡,我就不把他还给你!"  " 二姐,那你就留着好了!"  没想到这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就是一阵大笑,但有几个女人却是小脸红扑扑的,她们哪个不愿意将我留着呢。  第二天一大早,乐萍就打电话催促我,最后约定的地点是她自己的房子,她已经自己买了一个小型公寓,但还是经常回来跟她父母住,但是工作上的事情就是在她自己买的房子裏完成的。  我一进房间,才脱掉外套,乐萍的小手就掐住了我的耳朵:" 你这个没良心的,就这幺轻鬆的走了,我,我会想你的。" 突然就放开了手,握着自己的脸,轻轻的哭啼起来。  我最害怕的就是女人啼哭,连忙抱住她:" 萍儿,哥哥不是来了吗,好了,不哭,不哭。" 说着就扳开她的手,吻着她的嘴唇,乐萍立马就回应着,将舌头伸进我的口腔内,两个舌头就在裏面打起架来。  乐萍比较直接,小手就放在我胯间抚摸着肉棒,另一只手已经插了进去,在后面抚摸着我的屁股,还偶尔用一个指头刺激股沟。我当然要比她更直接了,一只手就拉起她的秋衣,裏面没有胸罩,乳房就耸立出来,抓住一个就揉搓起来;另一只手顺着裤腰插进她的内裤裏,两个只手捏着两片大阴唇,就撵捏起来,淫水就从两片阴唇中间的缝隙裏冒了出来。  也许是上衣挡着了她的行动,乐萍突然双手将自己的上衣脱光,然后就直接去脱我的裤子,很快就是一个光着上身而另一只光着下身。  这才发现有些奇快,又是一阵摸索,很快就是两个全裸的光身了。我正要去摸乐萍的乳房,她却一下蹲了下去,双手扶着肉棒,小嘴张开,就含了进去,她可还是第一次可我口交,我当然感激的抚摸着她的头髮。  我看看周围,发现客厅的窗帘没有关好:" 萍儿,到卧室去,客厅窗帘没有拉上!"  乐萍拱起屁股,上身抬平,含着肉棒,抱着我的屁股,就往卧室退去,这个骚女就是到卧室这幺一会的时间也捨不得放开肉棒。  这个时候肉棒已经膨胀起来,乐萍好像不能完全含进去,就一次只是含住一半吸吮着,然后再含另一半吸吮,然后再大力含进去,龟头就顶到了她的咽喉,龟头就在她的口腔中痉挛起来,每当乐萍舌头接触到龟头,龟头就会跳动一下,没想到乐萍舌头这幺厉害。  乐萍示意我双腿分开,就将头完全放在我双腿间,舌头从肉棒的龟头往下舔,然后是肉蛋,再往后就将舌尖顶在屁眼上,快速的抖动着舌头,舌尖就不断的刺激着那裏,然后再是后面的股沟。  我也难忍了:" 萍儿,把屁股抬高一些!" 看到乐萍的屁股抬高,我也半弯着就将两个手指插入她的小穴中,由于位置不抬高,只能插入大半个指头,但那裏已经是淫水氾滥了。  由于其余手指头无意中碰到了乐萍的菊花,让她不自觉的颤抖了几下,乐萍就喊道:" 哥哥,你插我的屁眼,那裏好痒哦!"  以现在的位置,乐萍的屁眼要高一些,我将沾着淫水的指头先在菊花上划动几下,就将一个指头挤了进去,乐萍的菊花洞立即剧烈的收缩,包裹着指头,乐萍喊叫起来:" 哥哥,好奇怪的感觉哦,等一下,等一下!"  我真是等了一下,乐萍才放鬆菊花的肌肉,我就继续往裏插入手指,最后整个手指都插进去了,然后又慢慢的增加成两根手指,菊花洞的弹性就是比小穴好,开始比较困难,但撑开后就抽插得很顺利了。  可是菊花洞满足了,乐萍又感到小穴痒得难受,就撒起娇来,说∶" 哥哥,亲哥,人家……人家……痒啊……前面痒,人家……人家小穴很痒啊!"  " 哦,好,你转过去,屁股对着我。" 乐萍着作,但并没有让菊花洞裏面的手指出来,我又连忙将另一只手的两个手指直接插入乐萍的小穴中,一上来就是全入的抽插。  " 啊,哥哥,好舒服啊,可是,可是,你的手指不够长,裏面你碰不到的地方还是很痒哦!"  看来就是让我运用大肉棒了:" 自己躺在床上。"  由于小穴和屁眼中的手指同时抽出,乐萍感到无边的空虚,禁不住" 呜……呜………" 的呻吟起来,以最快的速度躺倒在床上,双腿分开,迎接着肉棒的插入。  我见乐萍那娇滴滴的撒娇的强烈需求的表情,心裏产生了怜意和快意,龟头就顶在肉穴口上,吸一口气,然后腰部使力,鸡巴进入了一半。  " 啊……好……好……痒啊……哎唷……哎唷……要……啊……哎唷……好舒服啊……啊……再进去一点!"  乐萍大喊着,扭动着身体,双乳被不断的摔向两边,剧烈的颤抖着,小手一直抚摸自己的腹部,嘴裏直喊∶" 啊……好哥哥,你的……肉棒很大……好涨啊……腹部……啊……哎唷……亲哥……啊……你顶得……啊……好涨啊……哎唷……啊……啊……"  我双手抓住两边晃动的双乳,揉捏着,尤其是鼓胀的乳头,比葡萄还大,硬梆梆的,握在掌心,还兀自颤抖着呢。  " 啊……啊……真是……舒服啊……嗯……嗯……唔……美死啊……真是美妙啊……啊……哦……哦……啊……啊……"  肉棒使力在乐萍的小穴中不间断的抽送,速度越来越快,力度越来越大,次次见底,顶得乐萍的身体不断高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