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订单

啤酒订单Henry 拉开窗帘, 让阳光从窗外射入房间, Henry 并不想睁开眼来看看闹钟的指针. 他从光线的强度大概猜出已经接近中午了. 他翻了个身, 想再多睡一会儿, 可是他的那儿 因为憋了一夜的尿而胀得他不能再睡下去. 他坐了起来脑中仍在回忆着刚才的梦… 昨晚在 BBS 上和 swp 聊到四点半… 今天是星期…吃大餐… Eric 说他要来… 啤酒….脑子转呀转…[叭! 叭~~~~] 窗外传来刺耳的喇叭声啤酒 !!Henry 睁开眼睛, 打开窗户望出去, 一辆满载着麦格(MICHLOB)和海尼根的大卡车刚由斜对面的货仓里驶出来. 强烈的阳光令 Henry 几乎睁不开眼, 他用手遮着阳光, 想看清楚开车的是谁. 那司机也恰好抬头向他这里望, Henry 挥了挥手示个意, 他是 Brownsky 的哥哥 Steve, 他们两兄弟联手开了这家啤酒货运, 生意一直不错, 整个小镇有三分之一的啤酒屋都是靠他们供应啤酒的.Henry 喜欢从窗户向对面望, 他的窗口恰好可以看见他们出入货的情形.他喜欢看那些搬运啤酒的工人, 在阳光下勤奋地把一箱箱的啤酒搬上车的样子.他们总是光着上身, 强而有力的臂膀, 起伏而有律动的胸肌, 透着汗水散发出男儿的勤奋和豪迈. 他们总是努力地工作, 赚取血汗的劳力代价.大卡车才驶去不久, 货仓的铁捲门又开了, Henry 看到四五个人正忙着搬送一些美乐(MILLER)上车, 而他的眼睛却只投注在一个人身上. Brownsky !他也在和他们一起搬…. 他真的很壮, 或许是常搬运的关係, 他的肩膀比其他人还宽还厚, 小臂青筋浮现, 浑身散发出草莽气息. 比他自己只是一周跑跑几次健身房而练就出的体格更加诱人…Henry 想到 Eric 说他们下午要来, 晚上免不了又是狂欢一整夜, 然后喝酒喝到不省人事….啤酒 !!他必须先去买几箱啤酒回来冰着, 对面就是啤酒的大本营, 爱喝什幺口味的都有, 麦格很够味, 不过 Sam 说 麦格不好喝, 可能有加人工甘味. 百威很清爽.健力士则是标準的黑麦啤酒, 有些苦, 但他不常喝. 他喜欢的是海尼根, 淡淡的麦香,平顺而爽口….对面的两兄弟他都很熟, 他们偶尔也会过来参加聚会, Brownsky 较他长一, 二岁. 并不是十分多话的人, Steve 常教他要多学点人际关係, 送完货就多到镇上走走, 多认识一些女孩子…[叭!叭!….]又是两辆中型的货车驶了出去…铁捲门缓缓放下…[糟糕!] 他想到今天是周日, 通常早上送货完就休息了!Henry 赶紧刷洗一番, 穿上牛仔裤, 抓了件衬衫, 三步并作两步往楼下冲去[还好…] 那铁门只放下大半, 还可以进的去Henry 弯下腰来走进铁捲门内, 货仓个两旁摆满了一箱箱的啤酒, 有健力士,麦格, COROLA, 还有他最爱喝的海尼根….他往内走了几步, 突然从他眼角的余光看见有东西向他冲过来![汪!]说时迟, 那时快. 一只比半身还高的狼犬向他扑来, 他本能地举起左臂抵挡…[小威! 不可以!] 一声严厉的命令阻止了再次的扑咬[不可以!] Henry 看着自己被咬伤的左臂, 并没有伤口, 只有极深的咬痕…[过来!] 这只狼犬 迅速奔到主人面前趴下[是 Henry 呀!] Henry 抬起头来, Brownsky 从仓后的门跑出来, Henry 打量着他[有没有吓到你呀?] 古铜的肌肤透出蓝色的无袖T恤, 是他!{还好他咬的不重} Henry 说道[不会的啦, 牠是 Steve 上个月带回来的, 有经过训练的德国狼犬]{不错嘛!}Brownsky 走了过来, 执起 Henry 的手查看伤口{只有咬痕, 没有破皮} 他感受到 Brownsky 粗糙双手传来的电流[牠是用来看管仓内的, 专门对付偷酒的]{难怪我从窗户那儿都看不到牠}[最近常被偷…]{喔….} Henry 仍看着他的伤口{它是公的还是母的?} Henry 问道[公的]{喔! 我听说 其实母狗比较会看家}[是吗?] Brownsky 看着他, 眼神似乎未离开 Henry[不过我只喜欢公的!]听到这句话, Henry 抬起头来, 两个人对看了一下, Brownsky 嘴角浮现出浅浅的微笑, 27 岁的他, 眼角已有一些鱼尾纹, 天真而又诚恳的笑容, 似乎想将Henry 全身打探一遍.[你今天来干嘛?]{订啤酒啊!}[你又要开 party 了?]{不算啦, 只是几个朋友聚聚} Brownsky 走向货架, Henry 跟着他[你要什幺的?] Brownsky 双眼微瞇问着他{一箱…..[海尼根]} 两人异口同声{对呀! 这不用我多说了}[还要什幺?] Brownsky 已经灵巧地攀上货架{嗯….} Henry 望着他结实的小腿, 长满密密的毛[Corona 要不要?] 黑色的宽鬆短裤 似乎可以从底下望穿到…[还是 Beck?]{嗯…喔! 不要! 我要麦格} Henry 觉得牛仔裤内起了变化, 他把手伸到口袋去[一箱海尼根, 一箱麦格…] 他身手矫健地搬了下来[你在找什幺?] Brownsky 看着他, 顺手把纸笔递给他{没…} Henry 很快把手抽了出来, 有两个铜板跟着掉了出来…Henry 接过纸笔, 很快地在单子上签名[你是左撇的呀!?] Henry 一边写, 一边注意到 Brownsky 的短裤被撑了起来{是啊! 我做很多事都是用左手的…}他把纸笔还给他, 弯下腰去捡那两个掉在 Brownsky 脚边的铜板.{我今天…}Brownsky 伸出他的右手, 轻轻抚着 Henry 柔顺的捲髮.他蹲了下来, 亲吻 Henry 的脸颊.Henry 倏地 用双手紧紧抱住 Brownsky, 两个人站了起来, Brownsky 的手从髮稍滑到了脸颊, 紧紧地扣住 Henry, 他将双唇印在 Henry 的唇上, 从他的鼻息感受到 Henry 深而缓的呼吸, 透露出对生命的渴望以及压抑已久的性慾.Henry 的手环绕在 Brownsky 的背部, 来回不停地磨擦, 不时地移到他那结实的臀部, 他有意无意地用力向自己推, 好让两根硬挺的英雄相互较劲.磨擦.[你的屌好硬!] Brownsky 鬆口说{你要试过才知道…} 他顺势将 Brownsky 的背心除去[我可是千杯不醉的]Henry 没回答他, 逕自把手贴在他的胸膛, 一寸一寸的, 细心呵护般地触摸他身上的每一块肌肉, 他的手慢慢往下, 轻抚他的腹肌, 二…四…六…经过他的肚脐…他扯下 Brownsky 的短裤, 让他傲人的那话儿挺出来, 那龟头是紧张吧, 在那儿一抖一抖的微动着, 他一手半握着, 另一手毫不客气地五爪抓着他的右臀, 他用口包围着他,将热能以最原始的方式传过他的自豪, 直到他心灵深处… [噢…..]他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即始是强而有力的双腿, 却也禁不起这含根之痒, 他有点撑不住地半弓着身[OK! Wait…]Brownsky 半推半拖地将他压在地上{有没有人在?} 他将 Henry 的扣子一个一个的解开[他们都送货去了] 一边回答, 一边用双唇去挑逗 Henry 的乳头{嗯…} Henry 深吸了一口气, 自己鬆开皮带, 然后是裤头, 让自己的老二透个气[大概半小时才会回来] 说着仍用舌头轻舔着他的乳头{哈…咯咯….}[怎幺了?]{好痒啊, 我从来没被这样过}[原来你会怕痒]{有一点}[那你会怕痛吗?]{…..你想做什幺?}[….] 他没再说, 而使劲地脱下 Henry 的牛仔裤…[我们来点刺激的…] Brownsky 站了起来, 光着身子走向货架Henry 看着他的背, 还有那有力的双臀摆动, 心中期待着一场激情的开始[来一下…] 他从一只大箱中, 拿出一截绳子Henry 看出 那像是他们平常用来固定啤酒的绳子, 不过比较细就是了{你喜欢酷刑啊?} Henry 起身走向他…[你可以把我绑起来吗?] 他用含情而略带命令的口吻说{那你要怎幺绑?}Brownsky 理了理绳子, 抬头一望, 熟悉地将绳子上抛, 绕过了货架高处的一根横桿Henry 用略为笨拙的方式将他的双手高举绑起, 他看着他, 他的腹肌更加明显了,魁梧的身躯, 像一尊完美的雕塑立在他面前, 纹理分明的大腿, 在燠热的空气中隐隐渗着汗水… 没有任何一座雕像, 会比眼前这一个更真实了, 浓厚的蚕眉,深隧的双眼, 随呼吸缓缓起伏的胸膛, 有谁能真正雕塑出这样的生命力呢?这样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他有点于心不忍…Brownsky 带点邪恶地挑逗着说 [Henry, 快来吧…]Henry 从后面抱住他, 双手搜索着他全身上下, 他亲吻他的肩膀, 用嘴唇扫过他的汗水, 不知是心里乱想, 还是 Brownsky 平常就爱喝啤酒, 他的汗水中透出柔柔的麦香,他舌头轻轻地尝, 一点一滴不愿放过, 幻想他根本就是啤酒的化身.是海尼根吧, 他想….他的手开始替 Brownsky 自慰……或许应该是手淫吧…. 反正两人已经一体了….Brownsky 被他握着, 已经硬挺的老二, 在激情的爱抚之下更加昂然, 一阵无法抗拒的激素从他的睪丸钻向龟头, 隐隐地渗出来, 使他更加润滑…Henry 右手也不闲着, 在他的大腿内侧游移着. 他大胆地上下磨擦着, 因为他从来没能如此放纵地对待一个男人, 碰他, 吻他, 佔有他, ……而他, 不能抵抗, 不能拒绝,默默承受他给他的一切…..Henry 不时还去轻抚他的睪丸, 配合着左手, 一下一下的搓弄, 然后在他的囊外来回磨擦.[噢…] Brownsky 被他弄得全身扭动了起来, 他头向后仰, 将脸贴在 Henry 的耳旁, 对他呵气, 不时还去咬他的耳朵[你真好…]Henry 的大屌 紧压在他双臀之间, 两股自然的生命力 融合在激动与冲击之间…Brownsky 双手被绑着, 任 Henry 咬他的肩头, 亲他的脖子, 他的男性更加地勃起,一种快感沿着背脊, 直冲云宵. 不禁他一阵颤抖…[Henry…] 他轻喊着{Brownsky….}[Call me BROWN….]{Oh….Brown…..B..rown…}[SUCK ME!] Brownsky 发出他的请求Henry 依依不捨地放开手, 绕到他面前, 用他的舌尖在 Brown 的龟头前端碰呀碰的,他贪婪地在肉棒的四周吸着.吮着, 用鼻子去探索原始森林散发出的芬多精, 他的鼻尖在他的胯下狂钻! 不时地深深吸气, 厚唇轻含着粗而薄的外囊, 他的体香深深吸引着他, 而那浓郁的原始气味, 自那根部散发出来, 深深感动着他…Henry 跪在地上, 另一只手给自己爽快….Henry 含住那肉棒, 然后吞噬了它, 但他究竟无法做到, 因那鸡巴实在有点大.他下颚略收, 深怕一不小心, 牙齿会及弄伤了Brownsky.他的双唇, 胜过世间万事万物,此时, 他要给他最顶级的快感, 最颠峰的享受!Brownsky 不由自主地摆动臀部, 向 Henry 刺去, 任凭他的手紧紧抓住他的右臀仍然不能阻止 Brown 那带劲 的冲力, 直向他袭来! 一下.一下…顶在他的喉里!他有点不能忍受, 猛烈的冲击使他开始感觉窒息, 他的呼吸无法配合 Brown 的狂妄和放肆!他快失去理智了, 喔! 不! 应该是 他 快失去了理智吧! 还是两个都失去了理智?Henry 脑海中已经找不出答案… 他快昏厥过去… 他忍着, 他必须有所付出,为了享受, 为了 Brownsky, 他必须将痛苦和快乐放在天平的同一端…..[小威… 爽不爽?] Brownsky 一边爽着, 一边侧过头去对趴在一旁的小威说{你少神经了} Henry 停了一下说[牠在偷…窥我们呢!]Henry 不理他, 仍忘我地含着他.[我..喜欢被偷窥…的感觉, 有…一种…被凌辱的快…感!][噢….] Henry 鬆了口, 改用手来弄他[我常和…小威睡, 我裸着… 牠也裸着…]{你有没有强暴过牠?} Henry 半开玩笑的说[没….试过, 怕牠…不从…]Henry 一边用手弄, 一边舔着他由粉红转成暗红的龟头[我倒是….有打枪给牠看, 牠好像…看…的懂耶!]{那是..生物本能…}配合着 Brown 的摆动, 他时而加快, 时而故意放慢, 时而紧握, 时而放鬆…[我快要…] Brown 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快爽了?….}[我们一….起….ㄉㄧ…ㄡ…]{等….一下} Henry 话未说完, 已经感受到 Brownsky 的睪丸正向上紧缩[噢….] 紧接着一股浓稠的半透明液体, 随着 Brownsky 的抽蓄狂射出来射在 Henry 的嘴边. 胸前…[Henry, 你..真好…] Henry 正将剩余的滑液吸舔着, 不时套弄着仍在些微勃动的老二, 他站了起来, 凑到 Brownsky 的嘴边, 要将这精华和 Brown一起分享….[不要…] Brownsky 别过头去, 他只是从没这幺做过….但 Henry 不这幺想, 他双手扶着他的脸颊, 将爱液送入他的口中, Brownsky无可奈何, 被束缚的双手, 无法阻止 Henry 对他的狂吻….他似乎有些无力地半吊在那儿, 将身体紧靠在 Henry 身上, 他已经达到高潮了,但 Henry 雄伟的男性却仍旧斗志高昂![把我放下来…] Henry 替他鬆了绑, 他的双手有些瘀紫的感觉{痛不痛?} Brownsky 一把握住了他的肉棒, 开始对他手淫[现在轮到你了..] Brownsky 掌握着他, 像是掌握着堆高机的操纵桿一样…[走! 我们到里面去…] Brownsky 话未说完, 一手仍握着 Henry, 拖着他往仓后的门走去{嘿! 我自己会走…} Henry 没好气地推开 Brownsky, 却将他的大手拉了过来,放在自己的腰际, 另一手搂住了 Brownsky 的腰, 两人肩并肩地走向后仓的小门[小威! 不准进来!] Brownsky 回过头去, 对着跟来的小威说道[好好看着!] 他把门关上Henry 看了看四周, 设备十分简陋, 也没有窗户, 一架强力的大电扇, 咿咿呀呀地吹着, 震耳欲聋; 一张大铁床, 床板好像换过木板, 尺寸不太合, 但是枕头.被单却摺叠得整整齐齐; 桌上摆了一台大电视, 几乎佔去大半桌面, 其他一堆杂物,报价单. 空啤酒瓶. 闹钟. 旧报纸, 全散在一起…{你睡这儿吗?}[到床上去!] Brownsky 转过身去, 冷不防地抱起他, 把他放在床上.他自己从不晓得他自己这幺轻… 他的心跳在加速!!{你….} Henry 这才发现 Brown 的手中还拿着绳子[现在轮到我了] Brownsky 轻巧地把他的双手 一左一右的绑在床头, 然后是他的脚Henry 没说什幺, 只是静静地看着 Brown, 他不禁想起 Brownsky 在搬运啤酒时,挥着汗, 用力去綑绑箱子的样子…. 他的心跳更快了.[你现在是我的了!] Brownsky 翻身上床, 像骑马一样坐在 Henry 身上{你知道我想到了什幺?}[什幺?]{第六感追缉令!}[你是说道格拉斯?] Brown 的手从 Henry 的臂膀轻轻往下滑, 他火热的身体已经全是汗水{被害人在被杀之前达到高潮!} 滑过他的肩膀, 然后是掖下…{咯咯… 好痒..}[要不要我用冰钻刺你?] 说着他还故意地搔他痒处{我会用大砲把你轰下来!}忽然他想到了什幺, 翻下床, 走向门口, Henry 这才发现在墙角有个旧的小冰箱.[你要什幺? 海尼根?] {别的也可以…} 他拿出两瓶百威, 坐在床沿 { 啊呜!! 好冰喔!}他把一瓶丢在他的腹肌上, Henry 一阵哆嗦, 紧绷的八块腹肌 载着百威匀匀地起伏着他在散乱的桌上摸索着, 这关起门的房间近乎黑暗, 他没找到开瓶器, 于是他 就着桌角,卡啦一声, 嘶嘶的泡沫顿时涌出. 白色的气泡在昏暗中似乎更加显眼. Brownsky凑上嘴去, 唏啐地喝了一口, 他望着他, 有意无意地用舌头去舔那瓶颈 边涌出的泡沫,由下往上, 一下一下… [喝一口!] 他把啤酒凑到他嘴边, 他像是荒漠中得到了甘泉,大口大口猛啜着, 酒汁从他嘴角渗出, 滑向他的下颌, 滴在胸前. [来! 醍醐灌顶!]Brownsky抢走他的啤酒, 很率性地自己仰了一口, 还有半瓶左右 {啊…} 他把啤酒往Henry 头上倒,倒到一滴不剩… {喔…..} 那泡沫很快地消失, 他用舌头去舐那滑过嘴角的啤酒 Brownsky拿起另一瓶,迅速地撬开它, 对 Henry 说 [敬你!] 说着把啤酒倒在他勃起的老二上[大砲受潮了… 我看不能用了!] Henry 又是一阵哆嗦 {是过热的引擎需要冷却一下!}Brown 又回到他的身上, 像是勇士驯伏猛虎般地趴在他身上. 他的体格较清瘦,虽然称不上是魁梧, 那肌肉可真是练得结实, 尤其是当它们一收 一放, 纹理之间的汗水,总是深深触动着他.. 他把酒轻倒在他的身上, 细细的泡沫扩散在 Henry 的胸膛,向四处窜流, 他用嘴去吸 倒一些, 喝一些, 或舔.或吮… {噢… 好痒…} Henry 扭动着身体,紧绷的肌肉随着啤酒的渗入 而更富质感, 更有光泽 浓烈的酒味薰染着 Brownsky 和Henry, Brown 背过身去, 面向床尾坐在他身上, Henry 望着他的背,从他的神经线,他强烈地感受到 那是 Brown 的双唇在替他擦着枪! Brownsky 一边含着,一边用手去摩擦那底下的另一个神祕洞, 他的五指在肛门 附近的短丛间穿梭着,不时地用中指去试探他 {喔, 不!} 他没想过要肛交! [别怕, 会很爽的]他的中指试着要深入, 但 Henry 的扭动表示了他的抗议, 他觉得 那好髒! {我不要…}Henry 知道求也没用, 口气委婉了起来 [如果真会痛 我就停手, OK? ]他的中指已经放入了一半 被深入的感觉真的是很奇特, 有些痛, 也有些痒,突来的一阵刺入, 使他有点想上 厕所, 那种感觉像是憋了一整天, 而即将被洩放出去.他的肌肉一阵紧缩, 强烈 的冲激, 随着中指的插入, 伴随的是痛苦混着喜乐的昏眩.他吐了一些口水, 好帮助他的手指润滑, 随着肛门一紧一鬆, 他肆意地玩弄着他他拿起了酒瓶, 塞入他的肛门! {啊!!!!!} 他大叫, 隆隆的风扇将他的声音吹散在空气中,冰凉的瓶口, 使他的鸡巴 感到一股莫名的巨大压力! 似乎要将他撕裂! [叫吧.叫吧,没有人会听到的]他像是驯兽师一般 对这只被缚的野兽嘲弄着 {噢…啊…啊…}Brownsky的瓶颈缓缓地滑进滑出, 他一手操着百威, 一手握住 Henry 的肉棒, 一下一下的套弄着每当百威一深入, 他那儿就更加充血, 他已经开始配合着百威而律动,那铁床摇晃得更是厉害. Brownsky 那话儿也开始有了反应, 像是舰上火炮即将拂晓攻击, 迅捷地挺到最高角度, 向他致敬! [现在让你试试真的!] Brownsky 用一手去鬆开他双脚的绳子他拔出了酒瓶, 一手抚在 Henry 的小腹上, 一手扶着他自己, 将他的生命放入 Henry的身体中! Henry 的脑中一片迷乱, 他不再说什幺, 半弓着身体迎合 Brownsky 的节奏,火热的钢条 和冰凉的感觉是不同的, 他的兴奋反应在呼吸上. 而 Brown 也 没有忘了他,他用手操控着 Henry 的快感… {我…我要…射了..}[我们…一起…来…吧!] Brownsky拔了出来他一手给自己, 一手给 Hemry, 两个人相对的享受着 [YA..!..YES…] {啊..我….}浓烈的男人味 混着酒精散在整个房间… Brownsky 趴在 Henry 的身上, 喘息着…. {Brown,我问你…} 他推推 Brown, 让他坐起来 [嗯?] {如果男人和啤酒让你选…} {你会选择….哪一样?} [还痛吗?]{我可能走不回去了…} Henry 坐了起来 [Steve 快回来了]{那两箱啤酒…} [算我请客!] {Cheers!} Henry 对他笑了笑 {我会选择男人..} Henry补了一句. {..然后请他带啤酒给我!} (…WILLY! …WILLY!) 铁门缓缓升起, Steve在叫着小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